筆趣閣 > 都市之至尊武神 >第444章徐缺女友和


一句巴掌的響聲,讓全場瞬間寂靜下來,順著聲音望去,是主桌。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br> “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對不起,對不起?!?br> 一個穿著服務員衣服狀的女子,左臉有一個鮮紅的巴掌印,此刻她蹲在地上,哭泣地道。
她的身前,是背著大刀的郭凱,現在的他看起來有點憤怒,眼眸滿是怒意,地上只有有一杯茶水傾灑了而已。
“一句對不起就沒事了??”
“你知道我這件衣服有多貴么,你賠得起嗎?”
郭凱指了指被打濕一點點的衣服,大聲地道,在別人看來,這完全就是無理取鬧,可是沒有敢話。
因為郭凱出了名的瘋子一個,看誰不爽就一刀砍過去,很明顯,這女裙霉了。
“夠了,郭凱,她只是來給我倒茶不心倒撒一些?!?br> “我向你道歉,你沒必要去為難她?!?br> 本來寧薇火氣就很大,剛剛這名女服務員是給她倒茶,只是對她很仰慕,激動得手抖,不心把茶杯摔倒在地下。
本來寧薇也沒什么,還好聲好氣安慰她沒有事,可誰知道就在她經過郭凱身邊的時候,他直接起身一巴掌抽過去,美名其曰她把他的衣服弄臟了。
現在還不斷刁難她,于是寧薇看不過眼,就站起來,走到女服務員的身邊,瞪著郭凱道。
“寧薇,這是我跟她的事情,你不用插手?!?br> “總之她把我衣服弄臟,就要承擔后果?!?br> 郭凱見到寧薇前來,絲毫沒有怯場,反而理直氣壯地道。
“這件事,我管定了?!?br> “你她把你衣服弄臟了,大不了我賠給你,你打人干什么!”
寧薇冷眼看著郭凱道。
“嘿嘿,既然寧姐正義感十足,那好?!?br> “兩千靈石?!?br> 郭凱淡淡一笑,仿佛這兩千靈石對寧薇就是毛毛雨,隨便都可以拿出來。
可是這兩千靈石,就算是胖爺都不一定有那么多的積攢,平常階武者一至少都需要用五塊靈石修煉,加之生活開銷,一個月都才幾百塊靈石。
現在郭凱一口氣要兩千靈石,無疑是獅子開大口,強人所難罷了。
“兩千靈石???”
“你當我寧薇是傻子??”
寧薇瞬間臉色布滿冰霜,冷眼看著郭凱,就算她有,也不可能給他,擺明就是敲詐,更何況兩千靈石她確實沒櫻
“寧....寧姐,你不要替我賠了,我...我很感激你?!?br> “他這件衣服我在星辰商行工作的時候看到過,只要兩百靈石的?!?br> 那名女服務員顫顫巍巍地站起來,走來寧薇身邊,聲地道。
“沒事,你放心,今有我在,他為難不了你?!?br> 寧薇露出溫柔地笑容,抓住那名女服務員的手道。
謝隕和杜勇全程都在看戲,絲毫沒有上前調和的意思,而胖爺則是有些擔憂地看著寧薇,郭凱的哥哥在星辰宗地位可是不低,而且還被一名守山長老收為徒,現在權勢很大。
雖然擔心,但是只要過了今晚,等到寧薇被老祖宗看重,什么郭凱都是她腳下的石頭,不知輕重的人。
現在胖爺就祈禱能平平安安度過這個宴會,待到明的星辰宗考核。
“這里有你話的份嗎?”
“找打!”
郭凱聽到那名女服務自己的衣服只要兩百靈石,頓時怒火中燒,上前一步,又要一巴掌抽過去,而且力度更大。
“郭凱,在我面前你還敢動手!”
“要不我們去擂臺比一場,生死不論怎么樣??!”
寧薇身上的重劍劍意氣勢全開,朝著郭凱碾壓過去,冷聲道。
郭凱一下子被這劍意給山,立馬從背后拿出大刀,舔舔嘴唇,嗜血地看著寧薇。
“沒想到你還真的領悟了劍意?!?br> “不過又怎么樣,我郭凱可不會怕你?!?br> 郭凱舉著刀,戰意滿滿地喊道。
“那現在去那邊一戰,怎么樣!”
“有沒有種?!?br> 可能是深受那葉的影響,現在的寧薇也是霸氣無上,徑直拔出劍,舉起來,直直對著郭凱。
并且那無形的劍意,把郭凱的刀都震得瑟瑟發抖,這就是劍意的威力所在,可震懾一切兵器。
劍,乃君子之兵;亦可是兵中王者??!
“你....”
見到寧薇懦怯的樣子,郭凱倒是有點心里發毛,雖然他的修為比寧薇高一階,可是劍意對沒有領悟意境的武者來,壓迫力很大。
所以,這一戰,他,必敗無疑??!
那邊,徐缺的表情卻非常扭曲,好似很痛苦的樣子。
“徐大哥,你這個樣子好可怕??!”
“你怎么了?!?br> 一旁的環,看著血絲布滿徐缺眼球,神色猙獰,發現擔心地道。
“徐兄,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葉的手搭在徐缺的肩上,一縷造化之氣瞬間進入他的丹田,幫助他凝神靜氣,恢復神志。
“沒什么,想到了一些往事?!?br> “不也罷,來,我們喝酒??!”
徐缺搖搖頭,神情又變得很是落寞,眼睛始終死死盯著那名女服務員道。
“出來,不然會是你的心魔?!?br> 葉拿住徐缺手上的酒杯,輕輕地道。
現在他們這一桌,只剩他們三個人了,因為那些人全都到前面去看戲了,畢竟剛剛被徐缺懟得沒話,干脆就不回來了。
“這事,要是從頭起,恐怕三三夜也講不完?!?br> “我簡略一下,那個女孩,叫做李香琴,是我的青梅竹馬?!?br> “我們十八歲以前,關系很好很好,就算是兩個月以前,也是很好很好的?!?br> “我答應將來賺了很多很多靈石,就去她家提親,娶她為妻?!?br> “可是就在一個月前,她父母因為被仇家追債,逼迫她到處去打工干活?!?br> “而且還禁止我們交往,琴不可能嫁給我這種做假證的廢物?!?br> “我....我,我真的沒用,我保護不了她?!?br> “于是就和她分手,那琴一句話也不就走了,我知道她那哭了一整晚?!?br> “可是我...我真的給不了她幸福的生活,我真的沒用??!”
“沒賦,沒頭腦....”
徐缺舉起酒杯,一飲而盡,男人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北京pk10冠军杀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