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神的第一高手 >第103章皇家御宴

    要是何平凡知道這群人的心思,肯定會鄙視這幫家伙。
    “燕雀安知鴻鵠之志?”
    最近自己練習八步仙蹤正起勁呢,哪有時間去陪人家吃飯?
    要是修為再進一步,估計就能修練聚氣成劍這樣的神技。一旦練成,自己的修為豈只是高同層次的強者幾個等級?
    目前自己的實力也達到了內勁外放小成之境,要是再配上威力巨大的聚氣成劍,簡直就是橫掃一切的存在。
    縱使比無塵子更厲害的人物,也能秒成渣渣。
    沒辦法,誰叫玄術是萬法之法,凌駕于一切功法之上。
    更何況他何平凡又身負千百年難遇的玄術靈體,縱橫天下只是遲早的問題。
    湯穎兒見他拒絕,郁悶得快不行了,自己不顧女孩子的矜持親自相邀,他一點面子都不給。
    換了平時以她湯穎兒的性格,恐怕早就扭頭而去,可她昨天晚上答應了老爸,必須把何平凡約到才行,要不下面的節目怎么安排?
    “你拒絕我?”
    湯穎兒眉頭一擰,湊近何平凡輕聲道,“如果你不答應,我就把你看過我身子的事告訴你們班上所有人?!?br>    “噗――”
    何平凡吐血,這樣的事情你居然拿來要挾我?
    湯穎兒挽著他的胳膊撒起了嬌,“好不好嘛?人家可是第一次啦?”
    “???”
    這句話歧意太大,宋劍飛他們那群牲口條件反射般站起來,“不會吧?她居然要把第一次給何平凡?”
    天啦――
    太刺激人了。
    可何平凡這家伙居然還不情愿的樣子。
    林雅璐氣得一屁股坐在凳子上,經不起湯穎兒的軟磨硬泡,何平凡嘆了口氣,“好吧!”
    他擔心再這樣下去,班上那群牲口的口水都能拖地了。
    “那就這樣說定了?放學后我在校門口等你?!?br>    湯穎兒得手后,松開何平凡心滿意足離開。
    那走路的模樣越發有幾分妖嬈,仿佛真的得逞了什么似的。
    何平凡回到教室里,林雅璐站起來,氣鼓鼓地道,“何平凡,晚上我想約你去看電影?!?br>    在班上林雅璐喜歡何平凡的事已經不是什么秘密了,要不唐正豪也不會氣得出了國。
    看到林雅璐那模樣,何平凡很無奈,“林雅璐同學,你就不要給我添亂了,如果你真要看電影,等哪天我有時間了,陪你看過夠行嗎?”
    “你說的,那我等著!”
    女孩子一旦放開了,也沒什么顧忌。
    外班的女生都把手伸到自己班上來了,她這個做班長的哪能視而不見?
    難道真要讓自家園子里的白菜讓別的豬來拱?
    應付了兩個女生后,何平凡開始很認真地看書。
    他要把大學四年的書籍全部看完,然后就可以安心修練了。
    放學后,湯穎兒果然在校門口等他。
    看到何平凡走出來,她立刻迎上去,“走吧,我已經叫了滴滴打車?!?br>    被一個這么漂亮的女生纏住,自然招來了很多嫉妒的目光。
    兩人來到馬路旁邊,湯穎兒叫的車已經到了。
    上了車,湯穎兒朝的士司機喊道:“師傅,去皇家御宴?!?br>    何平凡看了她一眼,“干嘛去這么貴的地方?”
    皇家御宴是江洲幾家最有名的飯店之一,那里的消費高得離譜,比昨天三人去的和記海鮮還要高檔。
    湯穎兒要請客,也沒必要這么破費啊。
    見何平凡這么問,湯穎兒嘻嘻地笑道,“貴才顯得隆重,你幫了我這么大忙,我總不能一點誠意都沒有吧?”
    何平凡可是經歷過低谷的人,不喜歡高調,更不喜歡在別人面前顯擺炫耀什么?
    做人,開心就好。
    如果因為幫了人家一點忙就獅子大開口,這可不是他的風格。
    “換一家店吧?”
    湯穎兒搖了搖頭,“別,我爸都到那里了?!?br>    “???”
    這么快就見父母了?
    何平凡有些警惕地打量著湯穎兒,不由想起了今天早上傅文萱說的話。
    現在的女孩子都這么直接了嗎?
    湯穎兒也機靈,看到何平凡的表情,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想什么呢?這次要不是安總看在你的份上幫了我爸這么大忙,我爸的公司不但會被彭繼來吞掉,說不定還要坐牢,所以他今天晚上特意訂了餐,想好好謝謝你?!?br>    “哦!”
    何平凡這才松了口氣。
    湯穎兒郁悶了,撇了撇嘴,什么人???好象生怕自己倒貼似的。
    我湯穎兒也算是個美女,你犯得著這么害怕么?
    到皇家御宴飯店了,門僮朝兩人鞠躬道,“兩位有預訂嗎?”
    湯穎兒大大咧咧道,“有,我爸在富貴廳?!?br>    聽說是富貴廳的客人,門僮肅然起敬,“兩位請!”
    不過他看到何平凡的時候,微微有些詫異,估計這是他看到唯一一個穿得這么廉價的客人。
    剛進門,迎面走來一名叼著雪茄的麻臉男子,身邊跟著四五名手下。
    對方邁著六親不認的步伐,橫沖直撞而來。
    “啊喲――”
    湯穎兒走得急,本來想避讓,哪料對方這么橫,硬生生給撞上了,踉蹌幾步跌倒在地上。
    對方停下來,伸手夾起雪茄,兇巴巴地道,“不長眼睛嗎?”
    何平凡倒是沒想到在這樣的高檔場所也能碰到這樣沒有教養的人,轉身扶起湯穎兒,慍怒道,“誰不長眼睛呢?”
    “喲?平凡兄弟!”
    何平凡正要發飆,對方突然賠著一臉的笑,點頭哈腰的,“平凡兄弟,怎么是您???”
    “對不起,對不起!”
    他趕緊過來扶湯穎兒,被湯穎兒生氣地打開。
    “麻三?”
    何平凡一臉不悅,麻三嘻笑著臉,“對不起啊,對不起!你看我這狗眼,怎么就沒看到您呢?!?br>    何平凡也不理他,而是關切地問起湯穎兒,“你怎么樣了?”
    湯穎兒搖搖頭,很不高興地瞪了麻三一眼,“我沒事,走吧!”
    兩人朝樓上走去,麻三看著他們的背影撓了撓頭。
    然后抬腿踢了身邊的手下一腳,“愣著干嘛?看他們去哪個包廂?!?br>    被踢的手下立刻屁巔屁巔跑上去。
    旁邊一名手下不太明白,疑惑地問道,“麻哥,干嘛對這小子客氣?他誰???”
    “啪!”
    麻三抬手就是一耳光,指著對方的鼻子罵道,“你知道個屁,鄭威就是栽在他的手里?!?br>    幾名手下瞪著眼睛,背后冒出一股冷汗。
北京pk10冠军杀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