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主角光環是騙局 >第149章超越者

  “最明顯的表現就是這個世界的強者數量眾多,而且擁有許多破格的存在。按理說這個世界的位格本來就非常高等了,建立在其上的最高戰力殿堂級巫師即便放在外界都不算弱小??墒菍嶋H上呢,上限被蓋亞拔高了比如你這樣的殿堂級巫師都不算最頂尖批次?!?br>  這話說的在理,秋望川認同天宮寺初夏的觀點。
  她在突破到這個號稱魔道最高的層次后并沒有沾沾自喜,因為早就見識過了諸如歐恩亞瑟和代行者此類的絕世高手,估計這些人的水平要遠遠超過所謂的殿堂級。更何況還有不知深淺的據說可以滅世的地獄六君主,以及神秘的妖精界里也存在女王薇薇安的傳說,這些家伙的層次肯定不止如此,相比起來自己還沒有真正問鼎巔峰呢。
  “事實上我已經見識到了,我認為所謂殿堂級巫師只是突破了人類自己的極限,但是要角逐整個蔚藍宇的舞臺像是惡魔、精靈還有代行者為對手還不夠?!?br>  當然了這并不代表人類就是最弱小的勢力,否則現世怎么會是人類主宰的地盤呢!秋望川深知明面上三十個左右的殿堂級巫師里有十分可怕的強者,不提被漆黑玩壞弄得失了智的普奇神父,畢竟那家伙可憐的連自己應有的一半水準都沒有發揮出來。單論自己熟悉的俾斯麥和伊莎蕾塔就不簡單,秋望川覺得自己應該就是殿堂級里面偏下的水平,必須繼續變強才行。
  如果能真正掌握全屬性元素化達成史無前例的禁術,那么戰斗力應該會迎來升華,結果現在光明魔法還是很生疏,最近怠惰了??!
  另一邊講解中的天宮寺初夏可沒有在意聽眾秋望川會作何感想,她只需要把必要交代了。
  “不驕不躁才是對的,你還差得遠呢,其實毫不客氣的告訴你論戰斗力你還不配做我的盟友哦!我突然想到收一個手下也不錯?!碧鞂m寺初夏狡黠的說道。
  “我也有你絕對無法忽視的情報,別太得意了。我們的籌碼是對等的,除非你能拿出足以具有壓倒性的優勢來?!鼻锿ɡ淅涞幕負?,她們終究還是有間隙,尤其是天宮寺初夏依舊一副置身事外的樣子,她根本沒有想到融入這個世界去體悟。
  老實講,秋望川對這次結盟表示擔憂,只能循序漸進的改變一下這瘋癲妹子了。人類的話她甚至有信心洗腦,可惜換做非人類就不知道行不行了。
  自討沒趣的天宮寺初夏冷哼一聲,自己就是不爽這個真實坦蕩的人,她和其他人類都不一樣似乎沒有值得鄙夷的瑕疵,追求的完美就在眼前可是反而無聊了。天宮寺初夏還想接助秋望川好好了解一下人類的丑陋為何呢,只展現好的可就太失敗了。
  不過時間還有的是,可以慢慢來。
  “好啦好啦,既然我主動提供情報那就說完吧?!碧鞂m寺初夏擺擺手。
  “你的潛力不可限量,假以時日你見識過的那些強者未必有你厲害。但是需要注意的是【超越者】如果說殿堂級或金仙只是某個體系內的稱謂,那么【超越者】就是完全通用,你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嗎?”
  “殊途同歸,最頂尖的層次都可以這么稱呼?!鼻锿ㄠ哉Z。
  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叫就感覺可以當做目標了。
  “那副期待的表情我很中意哦!順帶一提,整個蔚藍宇能真正達到【超越者】層次的就只有兩個——不,是三個。每個世界都有可以稱之為超越世界本身的存在,僅僅靠無法想象的實力就可以無視生死、因果甚至命運。如果你達到了這種程度的話那么游戲已經結束了一大半,但是這里的蓋亞畢竟特殊還是要謹慎,否則那三個超越者就不會蟄伏了。畢竟兩者純粹比戰斗力應該不分伯仲??傊M一步的還有挖掘,我也只是把自己知道的告訴了你根據收集的信息還會有更多的結論?!?br>  “連這么厲害的超越者也投鼠忌器,反而說明蓋亞還有其他的手段?!?br>  更多的信息在不斷被挖掘出來蓋亞神秘的面紗在被揭開,秋望川思索著,無論如何又指了一條明路她只要一心向前即可。
  “還有一點,我這樣的外來者肯定會受到蓋亞的追殺所以……”天宮寺初夏沒有信心躲過去,畢竟她可以使用的力量太有限了,而且弱點明顯也許都熬不過多久。
  “所以就由我來當保鏢了,既然是結盟一開始就是要并肩作戰的。這種事我有經驗也有覺悟?!鼻锿抗鈭远?。
  她以為自己和代行者交手過就了不起了嗎!要知道那些世界的清道夫還遠遠沒有拿出真本事呢。還是說她覺得自己值得保護。
  “你愿意就好自為之吧?!碧鞂m寺初夏撇撇嘴。
  “一言為定?!鼻锿ㄐα?。
  海風帶著新鮮的空氣令人身心愉悅,甲板上偶爾還有浪花打擊掀起白色的山岳,人們再次狂歡沉浸于享受。但是兩個心懷使命的人不會帶入進去,她們正如這艘巨輪一樣乘風破浪無畏艱險。
  航行的時間是很快的,一個個日夜輪回斗轉星移仿佛眨眼間就過去了。秋望川憑著殿堂級巫師的身體素質純粹靠吸收魔力維系機能,根本就是足不出戶的讀書整天都不帶動一下的。至于天宮寺初夏則是霸占著艙室的床鋪,一半時間呼呼大睡一半時間就是出去游玩,兩個人在此期間都沒有什么交流。
  旁人還會以為在打冷戰,實際上因為她們都信奉不平凡的共同經歷才能培養感情,否則就不屑于在平時了解彼此。機會遲早會到來,比如這艘飛翔的荷蘭人號終于靠岸了。
  “陸地,我來了!”
  和服的少女一邊高呼一邊從十二層樓高的船上縱身一躍。這一幕直把港口的人們嚇了一跳,這是要自殺嗎!
  想象中的悲劇沒有發生,只見那名少女身輕如燕緩緩的飄落在了堅實的地面上,她是船上第一個登陸的人。之后緊接著是第二個,黑色衣裙的女子突然出現在那里,仿佛就是一陣風吹來的。。
  “你還是不要抱有太大的期待比較好”秋望川說。
  “此行的第一站新加坡到了,難道不值得高興嗎!”天宮寺初夏活潑的拍了拍手。
北京pk10冠军杀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