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農家俏丫頭:致富生娃子 >第164章公堂
    次日,關于牛背山的案子對簿公堂,解二親自趕馬,初五與他同坐馬車外面,楊雪坐馬車里,三人匆匆忙忙地趕往府衙。
    匆忙的原因是某人睡過頭了,起晚了。
    府衙門口擠滿了人,初五下了馬車,撥開人群讓楊雪能夠輕松的進去。
    大堂里已經跪了不少的人,其中有兩張面孔還是認識的,一個是陽縣前縣令賀明章,一個是土匪頭,等她好不容易擠進去,其他人嘛,自然是牛背山的土匪小頭目了。
    昨個兒楚璃可是與她說過,從牛背山繳獲的珠寶價值百萬兩銀子,其中還有前太子的貼身之物。
    楊雪對前太子沒什么興趣,但是聽說那些珠寶居然價值百萬,就有些想問靈不識貨嗎?當初指點自己拿個一兩件,那也是杠杠的。
    刑部尚書與大理寺卿親自審案,楊雪區區一個小女子就算不想跪,也只能識時務的跪下。
    做人證也不容易,居然和人犯的待遇差不多,就差一身枷鎖了。
    刑部尚書手里拿著一張紙,細細地念了一遍從牛背山上繳獲的東西,楊雪更是震驚,這群子人還真有本事撈啊。
    她當時只卷了一疊的銀票,不知道多少,那疊紙居然有兩百多萬兩,牛背山盤踞陽縣多年,日常還有開銷,居然能找出這么多錢,是怎么辦到的。
    至于土匪和賀明章的罪狀,小的不提,大的都讓刑部尚書念了好一會。
    最后,刑部尚書掃視了下面之人一眼,目光落在楊雪身上,冷聲問道:“楊雪,你可知道這繳獲錢財少了什么?”
    “不知道?!睏钛┲苯臃裾J,不是審土匪嗎?關她什么事?
    “銀子,就是你!就是你我看到你進大當家的內室了!是你拿了我們的銀子!”其中一個土匪頭目突然跳起來大喊大叫道。
    牛背山被滅已經夠倒霉的了,這些日子來,刑部還在不停的折磨他們,要他們交出窩藏的銀子來。
    銀子都是大當家直接管的,現在大當家瘋掉了,他們到哪里去找銀子出來,酷刑難耐,現在他只一心求死,不再受折磨,能攀咬上一個,不說脫罪,也能痛痛快快地死掉。
    土匪都跳起來站著了,楊雪順勢也站了起來,眨巴著無辜的眼睛問道:“你是誰???我們什么時候認識的?”
    “你個混帳!”小頭目大喝一聲,“我們早就相識,是你勾引了大當家,盜取了我們上頭的錢銀,現在我們被抓了,你也別想摘出去!”
    其實不是官府審案,京城里知道牛背山的并不多,但是能折騰出幾百萬兩銀子的贓款,圍觀的人自然都要來看看。
    沒想到長得挺好看一個小姑娘,竟然和土匪有勾結,可惜,可惜!
    楊雪覺得這話本子有點夸張了,原本以為是來配合辦案的,現在自己居然成了疑犯不成?
    心里滑過一絲嘲諷,眼中更是如此,“我什么時候與你們有所牽扯了?大哥你知道我是誰嗎?”
    小頭目一愣,難道這姑娘還有什么背景不成?
    楊雪不緊不慢的說道:“這位兄臺,你連我是誰都不知道,還能賴我?錢丟了報官唄,如此隨便攀咬莫不是報復我讓你們牛背山倒了大霉?”
    不止是小頭目恨,跪著的一群人都恨啊。
    頭目占山為王也不是一天兩天了,要隊伍有隊伍,要技能有技能,朝庭再厲害也耐何不了他們,誰知道稀里糊涂就被滅了。
    最恨的還是,居然是毀在一個女人的手上。
    還是用的下三濫的技能。
    監獄里有人給他傳信,拉人下馬合作整死那個壞事的女的,他欣然答應。
    哪里想到,剛才一猶豫,瞬間就被人家占了上風。
    圍觀在外的百姓自然也有一些消息靈通的八卦人士進行案情宣揚。
    首先,牛背山的土匪殺人掠貨,拐賣良家婦女,什么惡事沒做過,就是前太子居然也是死在他們手里,那就是一群活該千刀萬剮的禍害。
    至于這位村姑,據說是璃王殿下手里最厲害的暗探,孤身上山,給土匪下藥,挑撥土匪廝殺,還將土匪頭目給打瘋了,才能有此次剿匪的重大勝利,妥妥的女中豪杰,巾幗英雄。
    至于這會兒為什么在公堂上,那是因為朝廷找到的贓款太特別了。
    值得兩百萬兩銀子的銀票啊,還有差不多等價的珠寶,一群土匪要做多少孽才能有如此多的錢銀?
    只是怪就怪在這收繳的贓款里銀票不少,珠寶不少,但是卻偏偏沒有金元寶和銀錠子。
    按理,做山匪的,什么都搶,不可能銀子金子不搶的?所以朝廷下狠手查啊。
    只是聽過了前半段,又看了現場,大家的想法自然有了偏頗,就好像楊雪現在說的大伙就無比的認同。
    “大人,我銀票都沒偷出來,這銀子還能偷出來了?”
    刑部尚書能做刑部尚書自然也不是傻子。
    那兩百多萬兩的銀票不拿,去拿兩百萬兩現銀?就算是傻子也要有這本事吧。
    不說上百萬兩銀子,就是幾百兩,搬動一下也會有動靜的,但是從山匪的口供來看,沒有誰見到有如此行徑。
    剿匪的官兵也不可能,山上馬車的行徑已經查探多次,完全查不出有上萬兩銀子的運輸痕跡。
    但是賢王有交代啊,要拉璃王下水他也想了很多辦法,但是查案也好,污蔑也罷,總要有突破點啊,找楊雪這是沒辦法中的辦法。
    “既然你說你沒有偷,那要如何證明?”刑部尚書硬著頭皮繼續問。
    楊雪更是一臉不解,雙手一攤,然后看著那群子頭目道:“大人,他們能證明山上有銀子嗎?”
    這個?無人應答。
    楊雪接著道:“我連他們有沒有銀子都不知道,怎么證明我沒拿?”
    銀子是問靈吞下去的,沒有誰能查出來,沒有證據,就是污蔑。
    做土匪打家劫舍這么久了,現在居然要證明自己被打劫了?這個世界是不是有點太瘋狂了。
北京pk10冠军杀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