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之三世情緣 >41螳螂捕蟬


莫言既怯懦自己的不作為,又怕死亡之后與薛螭的差距更大,更加沒有機會,陷入糾結之中。

薛螭卻沒有注意到他,而是在眺望著逝水那邊的牽制戰況而思索。薛蟠走上前道:“姐,沒事。我讓隱蜂去幫你看看?!薄坝薮馈毖Φ艿苎吹?,“現在的最要緊的事是逝水年華么?不是,而是這個任務,這個任務失敗了,你以為其他家還會給我們機會么?”“那,姐,應該怎么做?”“你看他們交戰的那個地形像不像一個天然的凹型,我命令,薛1帶你去那邊高地把剩下的所有水桶的水傾倒下去,剩下的人,到這旁邊的山巖上把上面的所有石頭推下來,再往下面把所有的技能傷害打出去。我要那兩條蛇必須死,這個任務我們薛家必須得?!笨粗P這樣殺氣騰騰的語氣,加上她風云榜第八的氣場,其余人都不敢反駁。只有狼行天下反駁:“不行啊,我哥還在那啊,他的狀態顯示還在隊伍里面,他還活著……”

狼行天下還沒有說完,瑩瑩和璐璐就悄無聲息地到他身后,一左一右鈴聲交響,狼行天下一時不察,再加上對美女姐姐沒有防備,感覺腦袋遭受猛擊,一時氣血不濟,癱倒在地?!靶袆?!”螭鳳厲聲喝道。莫言當仁不讓地搶此機會,第一個表示應和著。眾人漠然無語地走過癱倒在地的狼行天下,各自去完成螭鳳安排好的任務。璐璐最后走過狼行天下身邊時,躬下身子,用右手輕撫狼行天下的額頭,輕聲說道:“對不起?!?br>
璐璐趕回姐姐瑩瑩身旁,瑩瑩看她從后面走來,兩雙胞胎姐妹天生心靈感應聯系著,瑩瑩頓時明白她的心思,溫柔地說:“有些事,總得有人去做。咱們家被捆綁在薛家戰車上。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薄叭嗽诮?,身不由己。嗯,姐姐,我明白了”

薛1和薛蟠二人到了高地那邊,先讓隱蜂觀察到還在繼續交戰。接著兩人將剩下的三桶普通冰水,另外的7桶加了解毒散的冰水,一股腦地向那傾泄下去。山巖邊觀望的莫言對螭鳳點頭道:“薛小姐,可以了?!薄胺??!斌P一聲令下,瑩瑩,璐璐,莫言,華夏第一帥,婉茹,薛2和薛6都將選好的圓圓狀滾石推過去。就在,此時,系統提示(組隊):逝水年華已退出隊伍。螭鳳停下了自己手中張開的弓箭,嘴角微張,沒有說什么話。接著再次將弓張開,一箭接一箭地射出,直到射完了一袋箭矢,其余有遠程攻擊能力或技能的也跟隨著攻擊,沒有的就繼續尋找合適的石頭重復著。

直到好一會兒,眾人經驗槽齊齊上升了兩大截,薛蟠的等級也到了7級,三世情緣世界里面經驗的獲得是不會騙人的,于是眾人這才停手。

螭鳳命令薛蟠讓他的隱蜂去看看情況,其余人盡快調整狀態,薛蟠領命,給在自己身后半空中撲扇翅膀飛行的隱蜂一個指令,接著肥肥的隱蜂就隱藏身形,以極速地速度飛到剛剛交戰的凹型地點。等了一會,隱蜂胖乎乎的身體飛了回來,在薛蟠的耳邊嗡嗡幾聲。薛蟠走到螭鳳旁:“姐那兩條蛇確認已死?!薄澳??”“隱蜂沒有發現?!薄靶辛?,我知道了。大家一起下去吧。璐璐,你去把狼行天下帶來?!?br>
眾人跟隨螭鳳,下了山巖。來到交戰處,那兩條剛剛兇惡異常,生命頑強的龐大火炎蛇躺在那兒—一個被它們自己遭受折磨,生命最后一刻拼命掙扎而崛起的深坑中,一動不動。

螭鳳跳到坑里,薛1緊隨。在第一條火炎蛇尸體下摸出一枚赤紅色鑰匙,和前一枚鑰匙外形一模一樣,只是顏色不同。除此以外別無他物;在第二條蛇的尸體下摸到一個匣子,用物品介紹得知,這是一個叫做蛇盒的特殊物品,用了裝幼年玉霞蛇的特殊物品。

螭鳳拿到這兩物,回過頭對莫言等人道:“這次全靠各位,薛家的人并非不懂感恩之人,一會請各位將不記名卡號告訴薛2,每人十萬,聊表心意。萬勿推辭!”莫言倒是想開口拒絕,但這十萬塊錢對他的作用太大了,可以補回家里賣豬錢的虧空,可以幫弟弟妹妹上學的學費學雜費生活費,可以給父母過年買一件好衣服……所以,他沒有開口拒絕,只得接受,和眾人一起道了一聲謝謝薛小姐。

此時,火炎蛇在薛螭摸完尸體之后緩慢消失。它們待過的這個坑道四周射出一絲光線,在坑口上方中點回合成一個極亮的光電,在慢慢變為一個小一點圓圈,圈中仍是一副圖案,刻畫的仍是一個人手持利劍和一條巨大的雙翼巨蛇搏斗。只是這幅圖案中卻是這條蛇打敗了這個男人,和第一關卡看見的恰好相反。

螭鳳手持鑰匙,虔誠莊穆地念道:“吾等受命,已除火炎,愿乞憐憫,大帝玄武!”誦完,那個光案中間出現一個凹口,螭鳳小心地將鑰匙插入,順時針轉動鑰匙,沒有成功,只得逆時針扭動鑰匙,所幸能夠扭動,螭鳳不由得松了一口氣,便旋轉了45度,只見這個圓形圖案開始逆時針旋轉,越轉越快,接著便有白霧四溢,轟鳴之聲頓起。螭鳳和其余人有了第一次岳鵬和雪翎的經驗教訓,急忙忙尋找掩體躲避己身。

待的風平浪靜,薛蟠先讓隱蜂探查一下,回報螭鳳道一切安全,螭鳳帶著眾人才重新走出來。只見這時天空中出現一道天門,微微開啟,門后面隱隱約約好似一派山清水秀鳥語花香風光,毫無疑問,第三關的幼年玉霞蛇就在這里面。螭鳳想到這,心里也忍不住一頓火熱,只要自己捉得了那條蛇,完成了任務,那到時薛家必定可以一飛沖天。

照舊例,薛蟠首先指使隱蜂飛過去探路。然后是薛1,螭鳳緊隨其后。就在隱蜂撲打翅膀將要踏入天門時,意外發生,一道黑色細長物品如閃電般忽然即至,目標直指隱蜂。眾人皆無反應,只有螭鳳,不愧是風云榜第八高手,當機立斷,手引弓弦,一箭射落這個物品。隱蜂受次驚嚇,也中斷了飛去天門,而是回到薛蟠身邊。眾人急視此物品,才發現這居然是一柄黑色長槍,較一般的長槍要短,槍刃極長,很顯然是一柄可以拿在手中對敵又能投射的標槍。華夏第一帥有點不解地問道:“美女姐姐,上一關卡可沒有這樣的變故呢,這次是……”華夏第一帥話還沒有說完薛蟠看著這柄標槍,對螭鳳急促地道:“姐,是他們。王八蛋”“別說話,大家小心警戒,有敵人?!?br>
眾人聽螭鳳的安排剛剛警戒完畢,不遠處就傳來一聲給人如沐春風般溫和磁性的聲音“鳳妹妹,好久不見。呂某可是想念的緊?!本o接著,從四面八方圍過來十幾個人,領頭的一襲白衣,手持寶劍,臉上帶著真誠溫和的微笑,身旁跟著一頭黑色的狼。在這人右邊跟著一個年輕男子,一身極品裝備,只是雙手空空,沒有任何兵刃,只見他手一招,那柄標槍重新回到他的手中,顯然剛剛那飛槍正是眼前之人所為。其余的人,皆穿著黑衣黑褲,臉上系有黑巾。

螭鳳魅惑一笑道:“原來是布哥哥呢,既然想念人家,怎么不來看看人家。哼哼,不曉得人家也想念你么?果然男人都是心口不一的大豬蹄子?!币环热牍撬璧脑捳f的縱使百煉鋼也得變成繞指柔。豈料溫侯呂布雙眸清澈,只是平平淡淡地笑著說:“鳳妹妹的攝魂奪魄,呂某去年黑匣大賽上已經有了體會,這次可不想再重蹈覆轍?!薄安几绺缯媸窃┩魅思伊?,人家知道布哥哥最是憐香惜玉,豈會辣手摧花。只是不知道布哥哥這次來除了看望人家,還所為何事?”說著還瞪大了那對美麗的無辜眼眸。

呂布再次笑著說道:“鳳妹妹誤會了,這次呂某只是帶朋友到這兒來游玩一番,不意竟巧遇鳳妹妹,實在是有緣千里來相會,呵呵?!倍苏谀銇砦彝蒯樹h相對,卻早已有人按耐不住,薛蟠怒對呂布旁邊的年輕人道:“王八蛋,就是你小子,老子非要砍死你不可?!北惑P揚手阻止。那年輕人對這好似渾不在意,恭恭敬敬地說道:“在下霸道君少,姐姐是風云榜排名第8的大人物,萬乞照顧?!斌P心里偷偷打量這個霸道君少的能力性情,再反觀自己的弟弟薛蟠,不由想起朱家那個老不死的話,這一代年輕人中竟真無一可堪大任!



北京pk10冠军杀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