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之三世情緣 >35寒鴉離開


這一日,三人來到一處破廟,系統提示說是蛇穴未知區域,這倒是把慫狼又嚇到了,就像大部分人天生對蛇類沒有好感,并且帶有懼意一般,慫狼也沒有逃脫這個設定,居然十分地害怕蛇類,一聽這個地名雙腳就先軟了,一個勁地對逝水說:“哥,那個,依小弟愚見,這地兒好像也沒有什么油水,不如咱們一起去旁邊的南邊北邊瞅瞅如何???”逝水則道:“你是不是又慫了?”“哪能呢?哥,正所謂君子坦蕩蕩,小人長唧唧。你怎么能這樣懷疑我呢?太讓我傷心了”?!吧賮砹?,你這貨?!闭f罷,逝水決定直接無視這只慫狼的話,而是將尋求意見的目光轉移到寒鴉身上,想聽聽她的看法,豈料寒鴉顯得一副心事重重心不在焉的樣子,沒有覺察到逝水的目光。逝水回憶一路上大家都是好好的,也沒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呢,難道是因為寒鴉在憂郁那枚靈寵蛋么。所以逝水問道:“寒鴉怎么了?你。是不是擔心那枚靈寵蛋沒有孵化,沒事,我答應你一定幫你找個風元素充沛之所?!痹趿虾f竟然似一副沒有聽見的模樣,逝水只好又重復一遍,聲音稍微加重,她才察覺。只是還沒待寒鴉有所回應,慫狼就插話進來:“哥,依小弟博覽群書得到的經驗看來,寒鴉姐多半是親戚來了,要么就是更年期提前了。跟你講哈,這個女人……”此話未講完,慫狼就被寒鴉一個盾擊披頭蓋臉的打來,隨后就是慘無人道,慘絕人寰的暴虐,逝水看著眼前一幕,發現狼行天下已經被打得懵逼了,所以也心中為之悲哀地上前狠狠地踹了兩腳。

施虐已過,寒鴉總算是回復過來,只留下一只癱軟在地的慫狼,組隊狀態下同隊小伙伴無法造成傷害,更無法殺死對方,但是所遭受的疼痛是一定的。逝水有點不忍,上去拉起這貨,這貨微弱的聲音道:“哥,我,我發現一個事”“什么事?”就是寒鴉姐對我拳打腳踢了半天,這個小弟認了。但為什么我的身上還有兩個大腳印,小弟測量了一下,足足42碼……”說罷,一臉幽怨地直愣愣地看著逝水年華?!斑@個可憐的孩子,都被寒鴉揍迷糊了”逝水一邊這樣說著,一邊悄悄用收將衣服上的腳印抹除,“你睜大眼睛瞅瞅,哪里有什么大腳印哦。以后學乖點,別惹你寒鴉姐生氣哈?!边@貨聽了逝水的話,再左右瞅瞅半天,確實沒有看見那兩枚大腳印,故而對逝水感激涕零道:“哥,還是你關心我,我太難了。嗚嗚……”

欺騙完這只單純天真地慫狼之后,張青那所剩無幾的善心竟有幾分不能平靜,張青趕緊勸慰自己道:“咱只是為了世界和平,不能不行此大事。善意的謊言能叫謊言么?”這樣說著,又得到了安定滿足。

逝水轉過頭來,對心情平復的寒鴉問道:“寒鴉怎么了你?”:“老大,我,我要下線了。你忘了么?我的是2—型服務儀,只能在線12個現實小時,也就是5天”。哦,張青這才一拍腦袋,做恍然大悟樣。原來是這么回事啊。

逝水問:“哦,這幾天忙著刷怪,我都忘了這回事了。別擔心,等你上線了咱們再一起組隊,說不定那時我和那貨都10級了,咱們就回村把你的職業任務做了,再離開新手村。話說你下線要多久才能重新連上呢?”“嗯,這個大家都一樣,無論什么型號的服務儀,玩家使用完畢之后,都得下線間隔8個小時呢。也就是說,我要離開三天才能回來?!薄班?,好。我們會在一路上做標記,你上線了尋這個標記來找我們吧?!薄班?,老大,你這個主意倒是好,只不過那個呂布可是一直在找我們呢,這樣做有點不安全吧?!彼哉f還是女孩子心思細,考慮到這一點了。逝水年華一時也沒有什么好辦法,只好把那只半死不活的慫狼拉起來,一人計短三人計長。最后決定,寒鴉離開后,二人繼續往西邊深處走,等她上線了來追,若沒有遇到,等誰19級了,大家去新手村里回合好了。

安排商議已定,寒鴉也平復心情。大家繼續合作刷6級的普通蛇,五色蛇。這東西和現實世界中的大蟒蛇差不多大小,卻遍體猶如彩虹一般的從上至下交替著五種色彩,攻擊人的方式是用身體纏繞,用牙齒咬,用尾巴抽,每過幾分鐘還會從嘴里噴出毒霧。

三人最開始對敵之時,沒有經驗,稍顯得有點慌亂,但嘗試交手了幾次之后,掌握了它的弱點,即和普通蛇一樣,在其七寸之所,是其要害。隨后,三人分工,以寒鴉為主要的MT,吸引五色蛇的注意力,同時開啟守護,為大伙營造一個較為安全的進退之所;張青作為中堅,擔任強攻任務,一但受傷嚴重,就到寒鴉的扇形守護后面,利用獸骨頭盔回復氣血;而慫狼則是克服恐懼,擔當刺客,尋找機會,一劍封喉。這樣磨合幾次,三人還算有所收益。

不覺天色已晚,寒鴉道:“老大,慫狼,剛剛系統提示我要下線了,那我走了哦。老大刷怪還是和人PK什么的,都要注意安全,還有,老大你記得多照顧一下慫狼。還有,慫狼,你要聽老大的話?!薄班?,下線了好好休息,吃飽一點哦?!薄敖?,你就放心吧。老大肯定會保護好我的。拜拜啦,別太想我?!?br>
說完,寒鴉的身體慢慢消失不見。系統提示(組隊):寒鴉已退出隊伍。

見寒鴉離去,狼行天下竟也罕見地失落著,逝水知道狼行天下雖然大部分比較慫,但是還算是一個重視感情的人,這五天的相處,大家禍福與共,一起同舟共濟,早已有了深厚的感情,雖然寒鴉有時總對慫狼拳打腳踢,但大部分都是站在一個姐姐的位置照顧這貨,現今分別,情緒失落總是可期。逝水自己也有一點點離愁別緒,但是想到自己的煩事纏身,只好收斂心情,對狼行天下溫和地道:“天下,別難過,你寒鴉姐過幾天就重新上線了。這兩天咱們好好升級,給她也攢點好東西,還有要幫她找個風元素充沛之所孵化靈寵蛋呢?!薄班?,這些我都曉得,只是我剛剛才想明白一個問題,如果一個人把別人衣服上的腳印抹掉,那么他的手指頭會不會有點灰跡呢?”……

感謝張青讓狼行天下都成長了不少。兩人的離愁別緒因為狼行天下的話語告一段落,二人收拾一下,繼續啟程。

蛇穴之地的地圖和以前的明顯不同,這里顯得更加復雜和繁多,既有一望無際的平原,又有茂密繁盛的叢林,還夾雜一些荊棘草叢在此間錯落分布。而野怪,則大部分是蛇類,既有5級小青蛇,體長1米左右,又有6級五色蛇,光是腰身就近水桶,長5米以上,偶爾還在樹枝上遇到一兩只裝扮成樹枝的木枝蛇。

兩人本就因為少了寒鴉,缺少了一位有力的MT,又遇到這樣復雜的地圖,更加小心翼翼,接下來一天,總共行走了不到800米路徑。

這一日,逝水年華和狼行天下二人合力刷完一條木枝蛇,離6級經驗槽滿還差一絲。慫狼伸手一摸,竟只得了60枚銅板,別的毛都沒有一根。逝水說道:“咳咳,天下,你的手氣還用證明么?以后別摸了,還是讓我來吧”“哥,咱們能不能實事求是,可不可以大哥不說二哥呢。你的手氣就比我好么,那這一天刷的10幾條各種蛇類,你還不是就只摸到銅板?!薄翱瓤?,繼續刷繼續”逝水被人揭了老底,雖然臉皮極厚,但還是掛不住,只能強行轉移話題。

“咦,哥。前面那個地方好像有人刷過了。你看看地上還有血跡,周圍的野怪也還沒有刷新出來呢呢,目測不到12個小時?!崩切刑煜抡讨仁潘乃俣瓤?,走到了前面,發現這片小荊棘草叢的狀況?!安诲e,應該是三個人,而且兩個人劍法極高,另一個人應該會冰系技能?!薄邦~,哥,厲害了。你是怎么知道的?”“哦,我是猜的,只是感覺這樣說比較有逼格?!崩切刑煜赂杏X有點欲言又止“……”。逝水道:“開個玩笑,你看這三個人都很謹慎,在這邊地面上基本看不到他們的腳印,如果不是他們有意擦除的,那就是……”“那就是他們身法極妙,而劍法中身法占了一半,有此身法,多半屬于用劍高手?!薄班?,而在草叢這邊,由于是交戰之所,他們沒辦法控制內息,在這里漏了馬腳。你看這里的草比周圍地方的要低許多,明顯為重物所踏?!薄澳歉缒阍趺磁袛嗨麄儠导寄苣??”

狼行天下還是有點疑惑,逝水回答道:“我先問你,你說他們刷的是什么野怪?”“嗯,根據我們在這個地圖遇到的野怪而言他們也應該是遇到蛇類了?!?“那是什么蛇?”逝水又更進一步的問道?!斑@哪知道啊,哥,尸體被他們摸了,現在都消失了啊?!笔潘耆A沒有在意狼行天下的不解,說道:“是小青蛇。你看這處血跡少而稀,浸土也淺。這邊相距也不到1米。所以不可能是五色蛇。而且這里的環境是荊棘草叢,木枝蛇是不會在這里的,它的偽裝沒法生效。那就只能是小青蛇,小青蛇你知道的雖然它不算多厲害,但它速度極快,僅次于你這樣的分配了速度屬性點還穿了當前神裝乾坤鳳靴。那你說這三人是憑什么在這塊荊棘草叢,小小的地方就將它殲滅而不讓它跑到其他地方?!薄芭?,哥。那就是說他們有控制小青蛇速度的辦法?!崩切刑煜驴偹愀狭耸潘耆A的思維?!班?,控制它的速度。既然他們的速度快這種可能不存在,這周圍又沒有設置陷阱的改變地形的痕跡。那就只能考慮他們會一種減速的技能。像高階奧術師的時間遲緩術啊,魔法師的束縛術啊這些,目前應該還沒有人學會,至于像定身符這樣一次性珍貴道具,是你也不會用到這樣刷普通怪的戰斗中?!薄八?,他們會冰系技能?!崩切刑煜禄卮鸬??!班?,你再看這血跡尾端為什么呈放射性分布。那就是因為冰系技能控制生效后融化了,導致血液潤濕,跟隨著分散了?!?br>
二人確定了對方的人數和技能及技術,有些擔憂是呂布的手下,故而搜集路上殘留的痕跡,一路跟蹤而去。


北京pk10冠军杀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