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之三世情緣 >15物傷其類令人斷腸


翌日,張青照常起床洗漱一番??粗鴫︻^的日歷簿,嗯今天是2049年8月29日,星期日。再瞅瞅手機上的時間,現在是早上6:00。打量外面的天氣,看到天朗氣清,沒有烏云累積,今天應該又是一個好天氣。

隨意收拾了一下床鋪,打掃一下衛生,裝好了在一個黑色塑料袋中。又在窗戶墻角拿出來一個有小洗臉盆規格的藍**盆,向里面倒上了一些夠大橘貓吃一頓的貓糧,幾條小魚干后。張青換下了睡衣,穿上一件藍色的運動襯衫,一條藍色的運動短褲,一雙穿了四年的運動鞋,帶上裝滿垃圾的塑料袋出門跑步鍛煉。

一路小跑,將垃圾袋放入垃圾回收站,張青隨后跑到了附近的百花潭公園。

百花潭公園,其前身為畢都市國家動物園,始建于1953年。1972年搬于北郊,1982年正式更改為現在的這個名字,隨后正式對外開放。與青羊宮,杜甫草堂相鄰,占地近135畝。該園以盆景為主題,旨在凸顯畢都市的特色,尤其以蘭花而聞名于世。

手培蘭蕊兩三栽,日暖風和次第開;坐久不知香在室,推窗時有蝶飛來。這是古人的詩句,形容的是蘭花的幽香。蘭花,素有四君子之稱,因其質樸文靜,淡雅高潔的氣質,歷來為文人騷客所喜愛。但百花潭公園里培育的只是普通品種,而不是墨蘭,寒蘭這些,因此很遺憾,在張青這個時間來公園時,已經錯過了花期。但是蘭花的葉終年鮮綠,剛柔兼備,姿態優美,即使不是花期,也像是一件活的藝術品?!捌豆馄珌y,含風影自斜;俗人那斛比,看葉勝看花”。這首詩就是用來形容蘭葉婀娜多姿之美。

在公園內游戲一會兒,張青覺得不虛此行。這里環境清幽,空氣清新,雖無蘭花觀賞,但葉兒翠綠,枝條婀娜,別有一番滋味。

罷了,張青尋得一個依山傍水,人跡罕至的地方。前面是一汪碧綠的湖水,身后是一棵兩人腰粗的大榕樹,身旁臥著一顆不知年月的光滑大石頭。道路有點崎嶇,故而很少有旅人的足跡。張青,于是開始認認真真的打起一套拳法起來……

張青雖然是四川省畢都市紅花區北郊石棒子街121號出生的,但一直覺得自己是畢都市南陽縣梅花鎮人。至少他自己是這樣以為的,因為從他有記憶開始,就一直在梅花鎮孤兒院生活著,他從未見過自己的父母,是孤兒院老院長張琦華老先生拉扯大的,并給了他難得的久違的最初的父愛。張青幼年多病,五歲尚不能行走(這可能也是他父母遺棄他的原因吧—張琦華老先生語),幸得一位和張老先生交好的老中醫治好,并交給他一套拳法,經常鍛煉可以強身健體。

張青從7歲開始,經常早起練習拳法,鍛煉身體??上?,據那位老中醫所說的,這套拳法只有招式而內功心法卻早已失傳,徒有其形而無其實罷了。但就算如此,對當時久病纏身的張青而言,已經算得上是無上的靈丹妙藥,奇功妙法了。

練一會拳法,張青只覺得通體舒暢,身體全身上下暖洋洋的,好似張開了無數的小氣孔,在與外界交換著—排出體內的廢渣,吸納外界的生機,不斷地改善自己的身體素質。額頭上漸漸滲出了一層細細的密汗,張青開始收工吐納起來。

這時,突然從后面傳來兩個人特意的漸漸加重的腳步聲。顯然,這二位發現了張青在練功,見他收工完畢故而想上前結識一番。但出門在外,常常人心隔肚皮,難以知道人的善惡好歹,他倆怕張青有所誤會,故而特意加重自己的腳步聲,借此來表達自己的善意。

張青在對方的特意的,帶有善意的腳步聲中,意識回歸,吐納完胸中最后一口濁氣,乃起身迎接。

只見對面走來的是一老一少,好像是爺孫倆。老的仙風道骨,童顏鶴發,著一身白色的練功服;年輕人亭亭玉立,氣質高貴,臉上有著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寒意。

那老人見張青業已發現自己二人,于是帶著年輕人一起邁步上前,來到張青面前2米處站定。這二位都是高手,這是張青的第一感覺—張青明明看見他們從大榕樹那邊(起碼10米開外)緩緩走過來,動作好似閑庭漫步,卻似慢實快,張青察覺到自己的心臟就跳了幾下的時間,對面二人已經到了自己眼前。就更重要一點,是這么快的速度,張青卻幾乎沒有聽到一點腳步聲,尤其是這位老者,站在那深如淵渟岳峙,而那位年輕的女孩就稍有不如,張青靜下心聽時,還是能聽到她行走的輕微喘氣聲。

老人開口道,聲音聽著頗覺洪亮,給人光明磊落,氣息綿長的感覺:“老朽朱國民,這是孫女朱婷婷。適才偶至此地,不想小哥在此練功,唐突至極,罪過罪過”,張青還未有所回應,那位年輕的女子不滿的說道:“爺爺,這地兒又不是他的,咱倆來散步難不成還得提前給他報備兒?”說話聲音清脆,帶有一點京都特有的腔味?!版面?,不得無禮。咱們打擾了這位小哥的練功,本就不該了,怎么能這樣強詞奪理呢?爺爺平日里教你的都忘了么?”

張青見他雖是老人,卻不倚老賣老,盛氣凌人,再加上又加上見他是一位前輩高人,多年被老中醫和老院長所熏陶而養成的尊敬習慣,忙收斂一下心緒,恭恭敬敬地拱手道:“小子無禮,不敢勞朱前輩大駕?!?br>
“剛剛見小哥打的那套拳法,老朽并無覬覦之心,只是見小哥打的頗有一些功底,不敢請教師承何處?!薄罢f來慚愧至極,小子這套拳法是一位好心的中醫長者,見我年少體弱,傳授于我強身健體的,小子卻不曾有幸得拜他為師,他老人家也沒有收過我?!薄叭绱?,也算是前世有幸了。那位老人是不是60歲月上下,白面短須,中等身材,樣貌與老朽倒我幾分相似?”張青這才細細打量對方相貌,確實與記憶中的那位老中醫有幾分相似,張青這才想明白為什么自己初次見到這位老人,就下意識的對他有幾分敬意。

連忙越加恭謹道:“小子無禮,不敢拜問前輩與那位老先生是?”“那是老朽的兄長,我們一母同胞,弟兄三人,老朽最末,他是老朽的二兄長,一生癡迷于華夏醫術,年輕時曾云他朝必得使華夏醫術聞名于世,也使自己能追先賢仲景思邈的績業,造福世人。老朽與他已不相見40余載矣”言訖,竟雙眼通紅,聲音哽咽。朱婷婷在一旁,忙著寬慰老人,回過頭惡狠狠地剜了張青一眼。張青看著眼前這位老人情不能自己,想起自己近二十多年來的點點滴滴,幼年時為父母所棄,前半生疾病纏身,及成年以后顛沛流離。物傷其類,竟也不禁簌簌地流下眼淚來。



北京pk10冠军杀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