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之三世情緣 >3該怎么打算


是的,重生。張青確定肯定以及一定自己應該是重生了,因為他覺得這些東西自己都好像經歷過了的。周圍的一切的那么多似曾相識,一樣的老花,一樣的蔣婉兒,一樣的食堂飯菜的味道。對了,張青趕忙翻了自己的枕頭,下面依舊躺著這樣黑色仿皮封面的日記本,嗯,對的,一切都沒變,自己應該是重生了。這個日記本還是我4年前買的,拿來上大學記錄點點滴滴的?!拔覀兠總€人其實都是普通人,無論是王侯將相還是販夫走卒,朱元璋當初只是為了能夠吃飽飯,蓋茨也只是做一點自己感興趣的事情罷了,他們不是一開始就有那么遠大的理想的,也不是一開始就卓爾不群,超然于外”躺在床上,張青陷入了胡思亂想之中

在千度里面搜索了一下,張青開始搜自己記憶中的事物,一一與現實對應著“嗯,對的,主席還是華封清,主要的能源是2026年合成的新潔能源重水,活動區域是地球,月球,火星三位一體。嗯那就好,說明我是真的重生,而不是穿越,那就說明是相同物理參數的生命歷程回復,而不是其他物理性質有差異的異空間“?!睂α?,我是怎么重生的呢?“張青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可以這樣說,天上掉下一張百萬支票,在華夏掉到張青頭上的幾率就只有16億分之一,還不包括萬一掉到國外去了哦。如果算上整個地球上的人類數量,掉到張青的頭上概率就得是60億分之一了。

好像不是傳統的出車禍重生流,也不是喝醉酒自然而然的套路,和外星人的高科技也沒有辦毛錢關系吧,大概,難道是未知的玄幻力量甚至傳說中的神明么?但是,張青身上沒有什么帶有玄幻的,與神明相聯系的媒介物質啊呀(比如,什么看起來古老陳舊厚重的戒指啊,鼎器,祖傳的玉佩?。┳陨砜粗财掌胀ㄍǖ?,沒有一點點的異于常人的潛質啊。如果有一天在大街上出現一個白胡子老爺爺,拉著張青的手,說自己是盤古啊,軒轅啥的,見你骨骼驚奇千年難得一遇,想帶你一起拯救世界。那張青第一反應就是莫不是遇到神經病或者中二少年···老年了,而不會相信自己是真的主角之命,天命之子。

就在張青輾轉反側,難以午休入眠之時。距離華夏神州大地準確的說是在離地球約222光年的阿博伊爾宇宙123空間站里面正有兩個未知智慧生命在討論著,該空間站采用最尖端的高效的幽能能源,并使用了虛空處理系統技術,憑著地球人類的技術,即時保持現在這個發展速度而沒有什么第三,四次世界大戰啥的,也得數百年才能發現這個空間站的存在吧。其中一個長得類似人類,身高約1米5,顯得小巧玲瓏,卻雌雄難辨。因為ta長相帶有女性的柔美,頭發卻似男性那般的利落帥氣的藍色短發;另一個卻是藍色的標準外星人,應該是一名雄性,2米高的魁梧身材,之所以判斷是雄性是因為他太丑了,雖然他前壯闊,幾乎可以以假亂真了?!翱绿m,生命探測幫助救亡儀3型發射完畢沒有?“大個子問道,說的語言不是地球上的任何一種現在流通的,也不是過去流通的,至于將來是否會流行,到時再說罷了。雖然意思內容是這些,但是若以人耳辨識,卻只是兩個聲音“吱,吱”而已,“是的,德爾“小個子發了出一聲,“混沌組織的爪牙應該暫時找不到我吧,柯蘭“”是的,德爾“”唉,帝國,已經數萬年了,我好想回家??绿m“”是的,德爾"說到最后,大個子德爾微微偏轉過頭,望著眼前的這位同伴,動情的說道“柯蘭,我好想你,,,想你”這次,對面的小個子沒有繼續剛才的“是的,德爾”這樣回答,而是停頓一下,回答道“檢測,檢測;地點:阿博宇宙123空間站,駕駛人員為阿博·德爾······現在唯一的駕駛員情緒出現較大起伏,具有不穩定性質,將可能導致本站性能總體下降20%,本機建議根據帝國歷12333年發布施行的空間站安全操作行為準則第110頁第11條之規定,令其須在較短時間內(首都星時區30秒)調節自身,恢復大部分思維情緒,否則將暫時按戰時接管條例,由本機接管"‘重復,重復······“

張青本來在輾轉難眠,思考人生,不知不覺竟睡著了,所幸是周五下午沒有課,當然,對于442班兩大學渣而言,有沒有課都是一回事,那就是堅持必修課必逃,選修課選逃的基本方針不動搖。

碰碰的幾聲聲響,“什么回事?有人敲門么?老華是不是你的第5號初戀來看你了”“小青,你小子能不能別亂說哦,像我這樣純情的少年怎么會有5個初戀“”不是吧,我手指加上腳趾都數不清楚的,你好意思說沒有5個“”絕對的沒有,我敢對燈發誓,只有4個算是初戀,其他的3個單純的學妹,另外3個是御姐···風格不同,豈能混為一談,咱老華是講原則的“大佬你的分類原則能用到其他方面上么,這個時候開始講原則,張青真是感覺嗶了哈士奇,”對了,好像不是敲門聲,是窗戶聲吧,莫不是你的那只東北虎來了“東北虎,我還北極熊黃花魚呢,說著話,華月哲跳下床來,連拖鞋也沒有穿(地上有一層鑲嵌著五色數字的榻榻米,所以冬天地上也不會顯得很冰冷)快步走到窗戶前,瞅了一眼,回過頭高聲地沖張青叫到“就是你的東北虎,幾日不見,又肥了一圈,保守估計18.8斤了,還以為這兩天沒來吃飯,得變得苗條,看來我想錯了”張青聽著華月哲好像不似作假的語氣,只得磨磨蹭蹭的離開溫暖的被窩(也可以稱為狗窩),找了半天拖鞋,穿了上。施施然來到老華的后面,定睛一看,呀,原來是一只大橘貓。


北京pk10冠军杀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