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之三世情緣 >10仙兒失蹤


當一個女孩子說你壞時,那你一定不壞;當一群女孩子說你好時,那你絕對壞的掉渣了。這是張青的好基友華月哲的經典語錄。以前張青還不怎么理解,但就在剛剛這一刻,他悟到了。

“小哥哥,你是叫張青吧”“嗯”“我叫夏侯仙,你可以叫我仙兒,我家里人都這么稱呼我的”“好的,仙兒,這個名字很好聽,字如其人。夏侯,這個姓氏很不錯哦,我如果沒記錯的歷史上有夏侯嬰,夏侯淵夏侯惇兄弟倆,曹孟德也是原姓夏侯吧?!薄扒喔绺?,你懂的挺多呢”“啊,情哥哥?”“嗯,小哥哥你叫張青,所以我就稱呼你為青哥哥……呀,你壞死了哼”夏侯仙很顯然明白了,青哥哥諧音情哥哥?!昂昧?,仙兒你一個人出門呀,家里沒人陪你么?”張青怕仙兒難為情,緊接著轉移了話頭?!皼]有呢,我爸爸媽媽都忙著做實驗研究呢,我是偷偷一個人跑出來的,嘿嘿,厲害吧”“厲害厲害,跑出來干嘛,一個女孩子在外面多危險呀,磕磕碰碰了家里人也得多擔心”“沒事的,我可厲害的。雖然我眼睛看不見了,但是告訴你一個秘密,你可別傳出去”挨近了張青耳朵,細聲細語地說道“我鼻子有點特殊,能嗅到好人和壞人的區別,撒手沒,你身上的味道我嗅出來了,是好人?!睆埱噙€是第一次聽到有人有這個特殊的能力,頓時感到一個新的大門在自己面前揭開帷幕?!安贿^,要靠的近一點,才能嗅到”“像是剛剛的劉大叔,也是一個好人,我嗅到了的”。

“”那你這個能力很厲害,可以去法院直接當法官。嗯,你是好人,放了,你是壞人,抓了?!薄昂呛?,撒手沒,你要笑死我了。誰說的好人就不會犯法而壞人就一定犯罪了呢?”

“對了,撒手沒哥哥,那你坐車去干嘛?”“哦,這個啊,我是想去買一個三世情緣服務儀,看媒體宣傳的挺好的,想買一個試試”“哇,你也是啊,我也是呢,剛好咱倆同路”“仙兒,不是得實名限購,一人一個么?你買服務儀是給自己用的?”仙兒有點鄙夷地笑著說:“傻哥哥,看來你還不知道呢。給你說個內部消息,我的爸爸媽媽剛好是研發這個三世情緣網游的中國區專家,除了網絡上宣傳單那幾點好處以后,還有一點,那就是這個服務儀是通過最高端的人體靈魂,直接將玩家靈魂意識層面投射到三世情緣世界里面,換句話說,無論是先天殘疾還是后天傷殘,除非是靈魂層面受損,否則投射到三世情緣世界里面,都是完完整整的健康的,這才是第二世界,百分百真實的含義?!睆埱噙@才明白,三世情緣還有這個好處。那別說另外四點好處是不是真的,能不能百分百實現,只要憑這一點好處,那全世界失明的人,傷殘的人,先天性功能不全的人,乃至老邁不堪奄奄一息的人只有靈魂完成,那不就可以相當于得到一個健康活力的新身體,在三世情緣世界生活么?

僅僅憑這一點,三世情緣確實值得入手。

202路公交車平穩行駛在公路上,從起點清溪路到市中心鉆石廣場,一路上竟然不見有人下去,反而越上越多。

一路上,隨著張青與仙兒的交談(主要是仙兒在說,張青在傾聽),張青了解到仙兒的一些情況,比如愛吃糖,不愛吃苦瓜,喜歡mj,不喜歡蔡徐坤,愛玩,不愛學習……

在仙兒旁邊,張青感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安心愜意放松,這種感覺讓他很迷醉。

時間,滴答滴答地流逝著。

“到終點站了”眾人魚貫而出。

“撒手沒哥哥”“嗯?”“撒手沒哥哥”“唉,”“撒手沒哥哥”“哦”夏侯仙每隔幾分鐘,就叫一下張青,卻又不是說什么事,只是臉上帶著一絲笑容。

二人,下了車。迎面便是畢都市市中心鉆石廣場。鉆石廣場,修建于1949年,占地初始為5000平方米,后隨著不斷拓展,現形成占地面積130000平方米,建筑面積50000平方米的畢都市地標性建筑物。往常,雖然也會有許多南來北往的行商游人,但今天卻出奇的多。

仙兒緊緊拉著張青的手,這兒這么多人的吵雜音讓她有了一絲緊張,所以下意識拉著一個讓自己安心的人的手?!跋蓛?,別緊張。話說怎么今天這么多人呢?”“撒手沒哥哥,你是因為什么來的?”“買服務儀”“我呢?”“也是?!薄澳遣痪徒Y了,他們多半和咱們一樣,這不是禿子頭上的跳蚤嘛”。

這時,只聽到一聲巨響。緊接著,人潮擁擠,群情洶涌?!霸趺戳?,哥們。你知道發生什么事么?”張青隨手攔住一個看著挺和善,正在往人群中心拼命擠進去的男子?!皠e攔我,開始發售了,我都苦苦等了兩天”話未說完,這個男子一把推開張青的手,繼續向著人群中心,剛剛發出響聲的地方蝸行而去。

張青,踮起腳尖,伸長脖子,極力遠眺。隱隱約約看見那中間掛著一條橫幅,上面寫著幾個白底大字:畢都市唯一指定實名限購三世情緣服務儀現場。下面還有幾個略顯小一號的字:售賣活動時間為上午9~11點,下午3~5點——本活動由封騰國際科技技術發展集團全權負責。

“撒手沒哥哥,你看到什么了沒?”“嗯,好像是售賣三世情緣服務儀開放了吧”說著,輕輕念出了自己看到的信息?!鞍?,feng teng是哪兩個字?”“封建的那個封,騰飛的那個騰?!薄鞍⊥?,原來是她呀。撒手沒哥哥。你等一下”說著,拿出電話,撥打了一個號碼,看著小丫頭通話時帶有的嬌羞熟稔,張青居然有一點點的吃味。

“那個,仙兒。給家人打電話的么?”“不是呀,是我的一個好朋友,等會你就知道了?!薄澳窃蹅円灰F在也趕緊去排隊吧,人挺多的,不然一會可能都輪不到我們倆了”“不用了,等著吧”。

八月份的畢都,氣溫較高。隨著時間流逝,日頭越烈?!跋蓛?,到這邊樹蔭下等著吧,不然一會得中暑了。方不方便喝冰水或者冷飲,我給你帶點來?!薄班培?,可以,謝謝哥哥。記得多帶一瓶水來哦?!?br>
張青走了不幾步,來到賣水的小攤位上面。沒想到在這兒人挺多的,都是有親戚朋友在排隊,而自己則來買點冷飲解暑的。張青買好飲料,冰水。正付賬間,聽得周圍的人在討論聲傳來“三世情緣服務儀好難買哦,等了半天”“你才等半天,老子都等了兩天了”“這算神馬,我特地從苗疆趕過來的,路上趕了兩天三夜……”這一刻,張青真切地為自己是一枚畢都市人感到了些許滿足。

趕回剛剛安置了仙兒的樹蔭下,張青發現仙兒找不到了。汗水頓時如同泉涌。人呢?哪兒去了?是自己走了還是………張青不敢想下去。

“仙兒,仙兒,你在哪?真傻啊我,居然忘了留她的電話號碼,她的眼睛不方便,我還把她一個人留在這,我真是該死。我一定得找到她”張青陷入深深的懊惱自責中。


北京pk10冠军杀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