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特戰狂兵 >第198章摩托追蹤
    摩托追蹤
    張宇飛混入人流,快速接近商業中心大門,然后閃身進去,看到升降電梯邊人太多,他直接選擇了扶手梯!
    “這種事情怎么能丟下我!”身邊傳來曾憲華的聲音,張宇飛轉頭笑說:“這件事應該和你調查的案子無關吧!”
    “大哥,你能不能正經一點,我昨天晚上才和李老頭打了一架,而且你們也都猜出來是我了,現在李老頭出了事,別人不說,難道你就不懷疑?”
    張宇飛拍著曾憲華的肩膀說:“別說我不會懷疑你,就是李老頭也不會懷疑你,到了頂樓或許咱們就能找到答案了!”
    曾憲華有些摸不著頭腦,他并不知道李文斌在張宇飛的安排下穿了防彈衣,所以張宇飛說到李文斌不會懷疑他的時候他還愣了一下。
    兩人一路換著扶手梯到了頂層,天臺上風力強
    勁,剛走出天井就看到阿萊交代上來查看地形的兩個家伙頭對頭倒在地上。
    張宇飛蹲下身手摸著脖子試探了一下脈搏說:“昏過去了!”
    曾憲華有些摸不著頭腦,張宇飛說過到了頂樓或許就有答案,而這個答案能洗脫自己的嫌疑,可是現在除了兩個昏迷的家伙之外現場沒有留下任何證據。
    “是托尼,這家伙并沒有出境,而是潛藏在了附近,高手!”張宇飛站起身接過曾憲華遞來的煙點上之后悠悠說到。
    曾憲華一臉懵逼,噴了一口煙圈說:“你怎么知道是他?”
    “這兩個家伙脖子上是勒痕,你可能不知道,托尼的武器是一條鐵鏈!”張宇飛伸手在空中側著風向,然后慢慢走向大樓邊緣。
    怪不得他信心慢慢,原來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內,曾憲華有些不服氣地沖著張宇飛的后背翻了個白眼,然后跟了上去。
    “就算托尼沒有逃離,他也不會對我們的行蹤掌握的那么準確吧,如果是跟蹤我們過來,他不可能砸這么短的時間內找到這個絕佳的狙擊位置!”曾憲華絮絮叨叨地說。
    張宇飛沒有回答,伸手在頂樓邊緣摸了一把,曾憲華看到那是狙擊槍的支架留下的一道痕跡,狙擊槍的后座力極強,留下痕跡是很正常的事!
    正因為張宇飛沒有回答,促使曾憲華自己思考了下去,他突然失口叫到:“我們中間有托尼的內應!”
    “喂老兄,我們是一大早在飯桌上由袁媛提出來…袁媛!”曾憲華像是在征求張宇飛的建議,又像是在自言自語!
    張宇飛回轉身,他最在意的就是曾憲華把目標鎖定在袁媛身上。
    “你想想,既然來參拜四面佛是袁媛提出來的,那么她會不會主動泄露我們的行蹤,而且吃早餐的時候大家都在!”
    張宇飛提點著曾憲華,扔掉手中的煙頭在地上
    踩滅之后他對著風口出神。
    “你說托尼會不會引開我們的注意,半路去截車隊?”曾憲華輕聲說著,自己都覺得有些不敢相信!
    張宇飛愣了一下,立即拔腿就走說:“快!”
    曾憲華知道自己的話引起了張宇飛的重視,立即從后面追了上來。
    沖出商場的時候四面佛早已沒有了車隊的影子,張宇飛知道,他們肯定不會等自己的。
    打車顯然已經不現實,語言不通,而且他們兩人的穿著一看就是外國人,而且,一旦報出貢米的軍事基地,哪會有司機敢去!
    張宇飛的視線快速在周遭逡巡了一遍,這個國家的經濟顯然落后一些,因為街上跑的多是摩托車,而非汽車。
    他拉起曾憲華朝一個停車區走去,曾憲華不明白他在打什么主意,只能在后面緊緊跟隨。
    停車區內一個小伙子剛停下車,因為忙于摘頭盔,還沒來得及熄火把鑰匙。
    “沒辦法,就是這輛!”張宇飛回頭看了曾憲華一眼,曾憲華雖然面露難色,但是仍舊點了點頭。
    兩人的配合很默契,張宇飛飛身騎上摩托的同時,曾憲華扯住小伙子的肩膀一把把他拉了下來,自己也同時躍上了后座。
    “我去,這車好像是咱們國家產的!”張宇飛腳蹬掛擋,手中油門一緊,車子前輪揚起,直接飛了出去,幸虧曾憲華緊緊抱住了他的腰,不然非得一個屁股墩摔到地上不可!
    “你記得來時的路嗎?”張宇飛側轉頭大叫,風噪實在太大了!
    “你往前開,我和楚的手機有相互定位功能!”曾憲華趴在他后背上大聲回應著!
    車隊的每輛車里都坐了不少人,因此不會開得太快!張宇飛一再加著油門,只是摩托的手控油門早已被他擰到了盡頭。
    曾憲華的手機開始報著路線,好像語音有些延遲,張宇飛心中焦急,這個國家的航天事業看來
    也是落后的很,導航用的民用衛星估計也是租用的。
    好在通過基地的是一條大路,張宇飛憑借記憶飛馳著。
    一場大雨,市區道路還算不錯,可是很快前面就出現了坑坑洼洼的水漬路面,他們兩個人身上早已被泥水浸透,只是渾然不覺。
    遠遠看到前面車隊的影子,“這里四處都是曠野,根本無法狙擊!”曾憲華大叫。
    張宇飛側身回應:“你試著看看車隊的順序!”
    曾憲華從張宇飛背后踩著腳蹬站起身來看過去,然后拍著他的后背說:“貢米的車在最前面,中間是護衛車,最后才是幾個女生的車?!?br>    “我懷疑托尼會安放炸彈!”張宇飛大叫。
    曾憲華立即回憶了一下來時的車隊順序,當時是貢米的車在中間,后面是考斯特壓陣,如果安放炸彈的話,首當其沖是幾個女孩子坐的車,但是現在不同了,貢米的車打頭。
    也就是說張宇飛其實也是在懷疑袁媛身上有貓膩,曾憲華暗想,看來他對自己還是有所隱瞞的!
    張宇飛不再說話,而是再次催動油門,而且身子也弓了起來,屁股已經離開了座位,曾憲華無奈,只能學著他的樣子直立起身子,因為不抱著張宇飛的腰,他自己就會失去平衡!
北京pk10冠军杀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