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大秦命運 >第104章最后的柱石

    “愛書網“網站訪問地址為
    一般人找不到的看書基地,
    秋時期,管仲擔任齊相主持政務后,與百姓同好惡,流通貨物,積累資財,使得齊國很快走上國富兵強的道路。管仲所說的“倉廩實則知禮節,衣食足則知榮辱”也成為齊國自強求富的指導思想。人民生活富裕,府庫財富充盈,禮儀就能得到發揚,政令才能暢通無阻。管仲抓住了治國的根本,經過多年的治理,齊國很快強盛起來,成為秋第一霸,歷史上也有了齊桓公“九合諸侯,一匡天下”的記載。由于管仲指導思想的正確及齊桓公的成功,“倉廩實則知禮節,衣食足則知榮辱”歷來為后世傳頌,用現代眼光看這句話完全符合唯物主義有關“物質決定意識”、“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物質文明決定精神文明”等相關觀點,在當時那個王室勢微、諸侯動的年代,國家統治者能有這種意識是很難能可貴的。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夫千乘之王,萬家之侯,百室之君,尚猶患貧,而況匹夫編戶之民乎!”南郡郡守韓騰引經據典,更是言簡意賅!
    這時代的富人之家,大概就是十萬錢左右的家財,有牛有馬,還有僮仆。中人之家,兩萬錢左右,能養得起牛。閭左貧民自然是連一年溫飽都難以解決,哪里有閑錢存下來?
    所謂的鼎,是西周秋之時,用于煮大塊冷豬的器皿。到了戰國時,已經漸漸禮器化,平民很少使用,只有貴族們在用饗、祭祀時才和裝米飯的簋一起擺出來,以顯示自己的古老世系、尊貴地位……
    一般來說,按照《周禮》中的規定,天子九鼎八簋,諸侯七鼎六簋,大夫五鼎四簋,士三鼎二簋。
    不過到了戰國,禮崩樂壞,最后連周室都被秦掃滅了,那古舊周禮,便沒人遵循。七雄的王們早就開始用天子車駕禮儀,各國的封君們,也儼然以諸侯自居……
    不過這時代的人們,雖然經歷了戰國之世”宰相必起于州部,猛將必發于卒伍“的洗禮,但對于血統論,卻依然深信不疑,沒落的貴族之后高昂著頭顱,看不起任何低激àn)出的人。
    即便是那些平民英雄,功成名就之后,也要忙不迭地為自己找一個血統高貴的祖先?;蚴欠址飧鞯氐闹T侯伯子,或是家道中落的卿族大夫,仿佛不如此,便不足以證明自己成功的合理似的。
    可實際上,這已是一個能力大于血統的時代了,在王子公孫不立功亦不能得到封地官爵的秦國,尤其如此。
    相比于東方六國時,秦國治下的郡縣,雖然依舊很苦,子卻比從前稍好了一點。
    如今的秦國還不是秦二世統治的時期,律令雖嚴,但凡事尚有一個限度。農民不必再向大大小小的貴族輪番繳納貢賦,只需要統一繳清給秦國縣吏的禾租、口賦,每年服一個月的徭役即可。勞役雖重,至少不會出現過去某個貴族頭腦發,在農忙時期組織百姓修城邑、獵虎豹的事。
    因為秦對農耕的重視,里聚被組織成了生產大隊,百姓們可以從官吏那里借到耕牛、鐵農具,盡力耕作自己的土地。而不必擔憂王孫騎著駿馬,追著狐兔,在自己的田畝上橫行霸道,卻不需要付出任何代價。商賈雖然低激àn),卻也不會有某位公子勒馬于前,白吃白拿,強買強賣。
    秦律束縛了庶民自由的同時,也約束了舊貴族的肆意妄為。
    秦律杜絕了貴族把持地方的同時,也給庶民打開了一個階級流動的大門。
    官府任命吏員不再根據家門血統,而要考校對律令的掌握,考察真才實學,再加上軍功爵制度,過去注定要永世做農夫庶民的人們,似乎也有了一個盼頭……
    幾千年前,農業剛剛出現的時候,全世界都是刀耕火種。古人在林子或者草地上,鉆木取火付之一炬,讓植物統統焚毀,只留下滿地灰燼。接著用石刀、木棒在地上戳洞,把種子丟進去,然后腳踩掩埋。
    刀耕火種到此結束,不再有任何管理,任憑旱澇病蟲草害侵襲。如此粗放,卻也是人工栽培啊。不過產量是很低的,每畝能收獲七八斗谷子就不錯了。
    現在看來,“刀耕火種”的灰燼就是最初的肥料,但古人卻不明白這點。他們在一塊土地上種幾年后,地力耗盡,收獲的糧食遞減,就放棄了這塊地,舉族遷徙,尋找一處新的地盤,再以同樣的方法開墾新的耕地,如此反復……
    唐虞夏這三代的部落老是跑來跑去,殷商更是五次遷都,都和這種游耕方式有關。那時候的農民們,可沒有什么安土重遷的概念,種完就跑是常態。中原地區的耕地,也是這樣逐漸擴大的。
    待到西周秋,糞肥的作用被發現后,真正的定居農耕才有了實現的可能,國人野人以耒耜耕地,井田制應運而生,直到被牛耕犁鏵拉出的溝壑徹底撕裂……
    秋戰國是一個刺客橫行的時代,從數百年前的專諸刺王僚、豫讓刺趙襄子、聶政刺俠累,再到前幾年才發生的刺殺政敵、干掉敵國首腦,是一種行之有效的方式。
    平定韓國的一個月后,秦將韓騰在新鄭遇刺,還在秦將韓騰命大,只受了輕傷而已。
    南郡郡守韓騰,事后證明是原韓相張平之子張良密謀策劃的。張平與父親張開地共同擔任五任韓王的宰相。張家被稱為五代相國。而且張平有一個為后世熟知的兒子張良。
    張良出于貴族世家,祖父張開地,連任戰國時韓國三朝的宰相。父親張平,亦繼任韓國二朝的宰相。至張良這一代,韓國已徹底衰落。韓國的滅亡,使張良失去了繼承父親事業的機會,喪失了顯赫榮耀的地位,故他心存亡國亡家之恨,并把這種仇恨集中于一點——反秦。
    蒙毅此時通過蛛絲馬跡,發現了“屠龍王”的影。
    “國之將亡”這一句出自《墨子》。墨子曰:國之將亡,必有七患。七患者何?城郭溝池不可守,而治宮室,一患也。邊國至境,四鄰莫救,二患也。先盡民力無用之功,賞賜無能之人,民力盡于無用,財寶虛於待客,三患也。仕者持祿,游者佼,君修法討臣,臣懾而不敢拂,四患也。君自以為圣智而不問事,自以為安強而無守備,四鄰謀之不知戒,五患也。所信者不忠,所忠者不信,六患也。畜種菽粟不足以食之,大臣不足以事之。賞賜不能喜,誅罰不能威,七患也。
    以七患居國,必無社稷。以七患守城,敵至國傾。七患之所當,國必有殃。
    秦國下一個要被滅的國家是趙國。趙國可不好滅,趙國是秦國統一六國的最大障礙,因為趙國的名將比較多,戰國四大名將,趙國有兩個,一個就是廉頗,另一個是李牧。秦國也有兩個,一個是白起,一個是王翦。這四個人的實力是不分伯仲的。
    趙國地處中原之北方,方圓2000里,也是北方之強國。在趙武靈王時,倡導胡服騎,革新政治,富國強兵,國勢為之一振。趙國北拒匈奴,南抗強秦,成為可與秦相抗衡之國。但趙武靈王死后,趙屢被秦兵攻伐,對本國良將廉頗、李牧等不予任用,竟聽信讒言妄加誅黜。
    趙國本是壓制秦國的大國,實力與秦國相當。卻因為三代不成氣候的國王,導致最終的滅亡:
    趙孝成王的長平之戰,使得趙國徹底失去了與秦國爭鋒的能力。趙悼襄王在國力衰敗的況下,一直南征北戰,拖垮了趙國的經濟。趙幽繆王寵幸臣,陷害重量,最終自毀長城,失去了唯一可以抵擋秦軍的利器。所以趙國滅亡是再多人才都無法挽回的了,就算廉頗、藺相如、李牧、趙奢這些人回來,又能改變得了什么呢?
    李牧和白起,兩人誰強誰弱,不好妄下定論。
    白起功計,善使圍殲戰;李牧善于從全局考慮,事無巨細,總不出其意之右,領兵多年未嘗一敗,可謂一時無兩。此點證明李牧高超的軍事指揮能力??陀^來講,白起是當之無愧的將才,有勇有謀;李牧能功善守,綜合型的帥才。
    第一種看法:李牧強于白起。假設兩人若是相對開戰,就只能是一場消耗戰,而打消耗戰又恰是李牧所長,所以白終會敗與李,或遲或早。
    第二種看法:白起強于李牧。但白起的強不是他比李牧能力強。從長平之戰來看,廉頗的防御陣地非常不錯。白起找不到下手的機會,索就堅守陣地跟趙軍玩消耗。雖然趙軍的實力并不比秦軍差,但趙國的國力,比秦國差一截。趙國到后期耗不起了,才轉守為攻。但是戰爭主動權已經到了秦國手上,也就是說,就算是李牧掛帥也打不過白起。因為趙國的國力無法支撐他耗下去,秦軍堅守陣地搞防守反擊,都可以戰勝趙軍。
    李牧到底有多牛?
    他曾經打得匈奴十幾年不敢南侵!
    他曾經打得秦國三年內不敢攻趙!
    他若在,趙國不亡!
    一般人找不到的看書基地,
    ≮完≯
    ≮本≯
    ≮神≯
    ≮站≯
    手機輸入網址Ьen.謹記以免找不到我們了
    
北京pk10冠军杀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