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時光游戲坊 >第194章他是誰呢

( ..)        “雖然我還不能確定幕后之人到底是誰,但我相信疾風管局的局長走過我們來時的路?!膘`靈指著翡翠色的小門說道。
    此刻小門正朝黑暗之屋內側敞開著,但門外卻是朦朧一片。也許是寒芒存在時間太過漫長,已經浸透了時空中的每一個角落,即使被金色小球清除,也仍會像幽靈一樣發揮著作用。
    雖然走過門外的路只用了幾個小時,但因為過程太過復雜,太過艱難,有些地方子奇甚至已經記不清了。
    一如門外的路,回望時,已然模糊。
    “所以,”子奇緩緩說道,“這迷宮就是用來篩選局長的?”
    “對?!膘`靈微笑著說道,“是不是很有趣?”
    “有趣?”
    “我想,就如同這水晶棺材中不計其數的狗狗一樣,幕后之人也放了很多人到這迷宮中來。這迷宮也是一座競技場,最終的勝利者只有一人?!?br>    “那些失敗者呢?”子奇明知故問。
    “恐怕都死了?!膘`靈眼神迷離的說道,“我們都知道這迷宮中有太多可供葬身的地方了?!?br>    聽完靈靈的話,子奇不禁想起茫茫草原上那神秘的毀滅現象。
    “沒錯,太多了?!弊悠驵f道。
    “呵呵?!膘`靈笑了,“你瞧,這多有趣。同時存在兩座競技場,每個競技場中都只有一個勝利者。最終,迷宮的勝利者肩負起喂養水晶棺中勝利者的重任?!?br>    “有趣,實在是有趣極了?!弊悠嫣痤^望著冰層之上那團巨大而模糊的身影說道,“幕后之人或許是這樣認為的,只有人類的勝利者才有資格喂養野獸中的勝利者?!?br>    “奇怪的是,野獸的勝利者就在我們頭頂之上,而迷宮的勝利者卻不知所蹤?!膘`靈說道。
    “不是不知所蹤啊?!弊悠姘欀碱^回憶起來,“我記得1號說過,那個局長目前在庫巴小鎮?!?br>    “子奇大哥,你還記得庫巴小鎮啊,我都快要忘記這幾個字了?!?br>    “是啊,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是在阿棗家里,牌九大人留下的那張字條上。而我們最初的目標就是陪同撲克大人去庫巴小鎮尋找魔鬼骰子的下落。但后來接踵而至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我們已經離這個目標越來越遠了?!弊悠孑p聲說道,表情略帶苦澀。
    子奇明白,偏離目標的不僅僅是陪同撲克大人的這些同伴,更是自己。
    進入游戲的時間實在是太久了,子奇心中隱隱覺得一個游戲是不應該有如此漫長的流程的。
    這只能有一個解釋,自己偏離了游戲目標。
    不,不是偏離。
    所謂偏離,最起碼要有目標,而自己連游戲目標是什么都沒有找到。
    原來,自己一直在浪費時間嗎?
    一種悵然若失的感覺從心底升騰而起。
    “子奇大哥,你沒事吧?”
    “沒事?!弊悠婷銖娦α诵?。
    “還在擔心撲克大人?”靈靈目光炯炯的問道。
    “沒……”子奇剛想否定,但頓了頓后他還是承認道,“嗯,有一點?!?br>    很明顯,在這一刻,子奇并沒有為撲克大人擔心,他只是在為自己擔心。
    但面對靈靈,他只能這樣說。
    他無法告訴靈靈,自己才是這世界唯一的主角。
    “我們已經進來很久了?!膘`靈望著水晶棺后面最后一片寒芒說道,“而且小球的能量已經衰減,看這樣子一時半會兒無法消除這片區域。不如,我們去看一看外面的情況吧?!?br>    “好?!?br>    二人轉身向翡翠色的小門走去,黑暗之屋中立刻響起了清脆的腳步聲。
    “子奇大哥,你有沒有覺得很奇怪?”靈靈一面走一面問道。
    “哪里奇怪了?”
    “就是這疾風管局的局長,你說他為何要住在那所謂的庫巴小鎮上呢?”
    “也許,也許有什么事情?”
    “平時也就算了,但今天他應該在這里啊?!膘`靈忽然駐足說道,“今天可是那最終盛典的日子?!?br>    “對啊?!弊悠嬉餐A讼聛?,“既然局長存在的意義就是喂養巨獸,今天就是巨獸成型的日子,這意味著任務圓滿完成了。在這最后關頭,局長理應坐鎮疾風管局?!?br>    “或許局長根本就不在庫巴小鎮,那只是一個幌子呢?”靈靈眼神迷離的說道,她的大腦正在飛速運轉。
    靈靈的話令子奇大吃一驚,他從來就沒有思考過這個問題。
    “為什么要有這樣一個幌子呢?”子奇喃喃問道。
    “為了引人耳目?”靈靈試探性的說道,“為了掩蓋某個事實?”
    “什么事實?”
    “也許,局長出事了?甚至,局長根本已經死了?”靈靈的聲音越來越大,也越來越堅定。
    “死了?”子奇難以置信的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身后傳來了一個聲音。
    那是一種破碎的聲音,就像有什么東西在二人身后粉身碎骨了。
    “那是,”靈靈立刻轉過身,“小球?小球粉碎了?”
    “去看看!”子奇大聲說道。
    “咚,咚,咚?!?br>    黑暗之屋中響起了二人急促的腳步聲。
    鮮紅色的水晶棺在眼前越來越大,殘酷至極的修羅場也逐漸清晰。
    子奇和靈靈三步兩步跑到了水晶棺前,并迅速饒了過去,呈現在二人眼前的是一副難以置信的畫面。
    黑暗之屋中最后一片寒芒變淡了,卻沒有完全消失,因為金色小球真的破碎了。就破碎在一個倒在地上的人伸出的一只蒼老的胳膊旁。
    沒錯。
    黑暗之屋并非空空如也,在水晶棺后面的區域中有一個人!
    怪不得小球撞擊聲很沉默,因為它真的撞到肉上了。
    “有,有人?!弊悠婺憫鹦捏@的說道。
    要說黑暗之屋中什么是最不應該存在的,那就是生命了。
    因為無處不在的寒芒能在彈指間冰封任何生命。
    所以,即使水晶棺后面的地面上躺著人,那也應該是一具尸體。
    但這具尸體子奇卻不敢確認,因為躺在地上的人很特殊。
    他非常蒼老,甚至比起大海大人來也不遑多讓。他側躺在冰冷的地面上,雙眼微閉,就像睡著了。他的頭發是雪白的,胡須也是雪白的,而且頭發與胡須都太長太蓬亂了,已經完全連在了一起。
    沒有人會任由毛發這樣生長,因為這非常影響一個人的活動,除非是這個人沒有打理的條件。
    一個人在怎樣的情況下才會沒有條件打理頭發與胡須呢?
    答案很明顯,被囚禁的人。
    毫無疑問,倒在地上的老人被囚禁過很長時間,而且看樣子就像被囚禁在這黑暗之屋中。
    因為他的臉異常蒼白,甚至就像糊著一層厚厚的冰霜。
    但有人能在這瞬間冰封生命的寒芒中存活這樣久嗎?久到足以長出這樣的頭發與這樣的胡須?
    除非他也像水晶棺中的巨獸一般不怕寒冷。
    如果是這樣,那他只是倒下了,是否已經死亡,子奇沒有把握。
    “子奇大哥,快看,快看!”靈靈指著倒在寒芒中的人大聲喊道,“那只手,那只沒有伸出的手還在發光?!?br>    果然,透過沒有完全消失的寒芒,子奇看到了金色的光芒。
    “這光,這光是不是很熟悉?”靈靈追問道。
    “是很熟悉,這分明就是金色小球那溫暖的光,只是很淡薄了?!?br>    “這就對了?!膘`靈繼續說道,“我敢肯定,那只手中也握著一顆小球?!?br>    原來這就是他能存活很久的原因嗎?
    因為他的手中有一顆既能對抗寒芒,又能提供能量的小球?
    子奇再次看過去,穿過白霧一樣的寒芒,他腦海中浮現出這樣一幅畫面。
    倒在地上的老者就像身處無邊無涯的茫茫黑暗之中,而他的手上緊緊地握著一根點燃的蠟燭。
    這根蠟燭提供著全部的光明與溫暖,將茫茫黑暗變得稀薄。
    但蠟燭的火苗一跳一跳的,已經快要燃盡了。
    “看來,那光芒快要熄滅了?!膘`靈很肯定的說道。
    “嗯?!弊悠纥c了點頭。
    金光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衰減,金色慢慢被拉成了白色。
    “你說這人是誰呢?”靈靈忽然問道。
    “不,不知道?!弊悠孑p輕搖了搖頭。
    “我猜,他的地位應該很高?!膘`靈說道。
    “為,為什么?”
    “因為他被囚禁在這里?!膘`靈緩緩說道,“我們都知道疾風管局很大,非常大。如果是一般的人,那么隨便找個什么地方就可以了,何苦要千辛萬苦的把人送到這里?”
    “也對。不過,不過他也可能不是被送來的,而是和我們一樣自己闖進來的?!?br>    “不?!膘`靈搖了搖頭繼續說道,“還記得那根繩子嗎?”
    “繩子,撲克大人拉我們上來時那根繩子?”
    “對,深坑之上有根繩子不是很奇怪嗎?”靈靈頓了頓繼續說道,“但看到這個人就不奇怪了,那繩子應該就是用來捆他的?!?br>    “所以,”子奇逐漸認可了靈靈的猜測,“他是被送過來的?!?br>    “對,他既沒有被處死,也沒有被隨便找一個地方關起來,而是被人一步步押送到迷宮的最深處,黑暗之屋。要知道,這可是要穿越層層危險的。而且,他手中還有一顆金色小球,這一切都代表他的地位極高?!膘`靈轉過頭望著子奇說道,“你猜,他是誰呢?”
北京pk10冠军杀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