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不死武皇 >第2022章、邪教來臨

    御獸閣,獸神殿!
    司馬天云與各堂堂主長老,皆在商議要事,一籌莫展,因為焚云谷那邊的信息已經傳過來了。
    “弟子司馬天琪求見閣主!”殿外突然傳道。
    “進!”司馬天云傳道。
    旋即!
    司馬天琪匆匆而入,見到大殿聚集了閣中各大堂主長老,氛圍顯得極其沉重,讓司馬天琪的面色驚怔了一下。
    “天琪,有何事稟報?”司馬天云神情威嚴,在各堂長老面前,父女之間還是保持著應有的閣主與弟子的關系。
    “回閣主,弟子在萬獸林發現有邪教武尸活動,暫未發現有任何的邪教中人。但覺此事大有蹊蹺,弟子便速速回來稟報?!彼抉R天琪恭身道。
    “邪教魔賊的手竟然伸得那么長,焚云谷那邊剛起禍亂,我們這邊也是剛剛才收到傳訊,這么快又敢打向我們御獸閣的主意?”獨孤劍輕哼道。
    剛說完!
    一向閉關靜修,不問世事的御獸閣大元老魯海,突然間閃身驚現。
    “看來已經來了!”魯海沉吟道。
    來了?
    眾人愕然,不明所以。
    突然!
    天地驚震,一股強大邪惡的死氣,直逼御獸閣本土涌來。
    “邪教來犯!”
    眾人皆驚,紛紛立身,如臨大敵。
    當下!
    眾人紛紛閃至殿外,卻驚然所見,浩瀚洶涌的暗血魔云,吞噬風云,浩浩蕩蕩,席卷而來。
    頃刻間!
    天地間變得昏暗下來,一股股濃重的死氣席卷而來,頓時萬物枯寂,生機斷絕,蒙上了層層的死寂,當如末日來臨般的既視感。
    “那是什么???”
    “死氣!好重的死氣!”
    “是尸神教的魔尸之氣!”
    “敵襲!敵襲!”
    ……
    御獸閣上下一片轟動,陷入恐慌之中。
    邪教勢力,沉寂千年,來之突然,讓安逸已久的御獸閣弟子,突然間生起了一種強烈的危機感與恐懼感。
    他們并非是沒有接觸過邪教中人,可就是沒見過那么大的陣仗。
    本是郁郁蔥蔥的萬獸林,在死氣的席卷吞噬下,迅速枯萎凋零。
    轟!轟!
    一陣陣地震般的轟鳴,地層下似乎爆發出一股股恐怖的黑暗能量,急劇龜裂沉淪,將周方林木盡皆絞碎吞沒。
    附近雖無高山險崖,可那連綿起伏的丘陵山野竟朝各側推擠,地層疊拱起,錯裂斷迸,生出無數縱橫交錯的溝壑地縫。
    萬獸悲嘶,恐慌四逃。
    吼!吼!
    一片片咆哮怒吼,破裂沉淪的地層中,如同蝗蟲出洞般,迸射出一群群密密麻麻的黑影。
    有武尸,也有獸武尸,數以萬計,兇殘狂猛,以千軍萬馬之勢,帶著瘋狂恐怖的洪流,一路粉碎叢林,碾殺生靈。
    嚎!嚎!
    滿片的慘嚎,林中四處逃竄的妖獸,根本無路可逃,皆被武尸大軍給殘暴無情的虐殺。
    “武尸!都是武尸!”
    “邪教來犯!快逃??!”
    “??!??!”
    ……
    林中歷練的御獸閣弟子,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便被卷入尸神教的武尸大軍中,瞬間鉸成肉泥,粉身碎骨。
    轉眼間!
    萬獸林沉淪,宛若一片修羅煉獄。
    早在之前,御獸閣便立即開啟了四象圣陣,守護著御獸閣。
    至今沒能及時逃回御獸閣的歷練弟子,只能慘烈命喪在武尸大軍中。
    然而!
    繼武尸大軍之后,后方也出現出成群的黑影,皆是黑袍束身,手握兇器,魔氣凜然,對御獸閣形成四面八方包圍之勢,以毀滅性的洪流,黑壓壓的沖擊而來。
    一眼望去,算上武尸大軍的話,足有百萬之眾。
    然而!
    就是這百萬之眾,潛伏在御獸閣地界,竟然是無從察覺。
    轟??!
    轟??!
    一陣陣強烈轟震,山崩地裂般,滾滾浩瀚瘋狂的恐怖洪流,一路沖到了御獸閣本土境內。
    而御獸閣上空也是呈現出四尊圣像,環繞整片御獸閣,早已撐起了層層的強硬陣界。
    四象圣陣!
    乃是御獸閣傳承了數千年的鎮閣仙陣,具有極強的陣界防御力,就是仙境強者也是難以撼動。但極具耗損靈脈,不到危機時刻,絕不會輕易開啟。
    眼下!
    邪教勢力,大舉進犯,堪稱百萬雄師,這已經遠超御獸閣的承受范圍。若是沒有四象圣陣守護的話,必得被邪教大軍踐踏覆滅。
    “這是本閣鎮閣仙陣,四象圣陣!”
    “太好了,有四象圣陣在,邪教魔賊休想進犯!”
    “四象圣陣威力雖強,但并非是長久之計,何況邪教勢力大舉進犯,必然不會善擺干休!唯今之計,只待劍宗支援!”
    ……
    御獸閣上下,全體出動,劍拔弩張,如臨大敵。
    同樣的!
    焚云谷也遭到邪教大軍的大肆進犯,劍宗已經抽調了大量的劍衛與弟子前往。
    司馬天琪看到這幕,悲憤萬分:“師弟們!是我沒有護好你們!”
    是的!
    但凡留在萬獸林的御獸閣弟子,必定難逃一死。
    司馬天云見狀,語氣沉肅:“立刻開啟傳送陣,向劍宗傳訊,尋求支援!于各堂主長老,迅速前去各堂口整合安撫,做好迎敵準備!”
    “是!”
    獨孤劍等眾高層強者,迅速離去。
    邪教大軍進犯,危及存亡時刻,在面對共同的魔敵之時,閣中所有的明爭暗斗,爭權奪勢,都已拋之腦后,紛紛準備全力迎敵。
    這時!
    司馬天琪正欲離去,卻被司馬天云喊?。骸疤扃?!你速去召集本閣秘部弟子,以及閣中婦孺以及孩童,還有靈武境下所有弟子,全數召集在獸神殿中!”
    “父親這是?”司馬天琪錯愕不解。
    “此番邪教來勢洶洶,若無足夠的把握,絕不會大肆惡意進犯。為父不知我們御獸閣能否安然渡劫,所以我們得做好第二手準備!若是御獸閣不幸隕落,你便組織各種弟子從暗陣撤離,這樣也可保住我們御獸閣的血脈!”
    “不!女兒要跟御獸閣共存亡!”司馬天琪立馬拒絕。
    “天琪,生存比死亡要更為艱難,事關本閣血脈,你不得再任性妄為!而你也是父親的希望,也是御獸閣未來的希望!為了閣中許多無辜的婦孺與孩子,還有那些懵懂世事的小弟子,你得理智抉擇!”司馬天云語重心長的沉聲道:“保護本閣命脈的任務,比起守護御獸閣,這項任務與責任還要更為重大,為父相信你能完成這項任務!”
    司馬天琪心下一怔,咬牙一狠:“天琪明白,保證完成任務!”
    話畢!
    司馬天琪匆匆而去,組織御獸閣老少婦孺,以及沒有足夠戰斗力的弟子,迅速召集前往獸神殿。
    司馬天云望著天穹上的血云,神情凝重:“魯老,這血云所聚集的能量極其龐大,莫非是閻王出山了!”
    “對付我們御獸閣,還不至于讓閻王親自出山,不過閻王座下的兩大真君,實力也是不可小覷!”魯海正色道:“依老夫看,這架勢倒像是老夫曾經的老對手,魔龍真君!”
    “魔龍真君!”司馬天云的神情顯得更為凝重了。
    “云老呢?”魯海不禁問。
    “云老因為小雪這事,至今沉寂閉關,不過事關本閣危機,云老絕對不會袖手旁觀。本座已向劍宗傳訊,相信劍宗高層會即刻作出應對措施?!彼抉R天云回道。
    “恩?!濒敽N⑽Ⅻc頭,肅然道:“我們御獸閣能不能渡過這場危機,就得看我們的氣運了?!?br>    驚然!
    吼!
    一聲驚天龍吟,威如天雷,震耳欲聾,龍威浩蕩,震懾心神。
    驚見!
    滾滾血云中,森沉沉的探出一道巨大龍首,兇神怒目,身如山嶺,剛勁勢盛,渾身沒有一丁點的血肉,完全是由暗血色的骨骸組成。
    血瞳凜凜,宛若兇神注視,攝人心魄。
    不錯!
    正是魔龍真君座下戰騎,血骨魔龍,取于上古真龍所煉化所成。擁有極其強悍的戰骨,可謂是金剛不壞,不死不滅。
    “龍???”
    “這是何等兇物?”
    “好恐怖的氣息,看來邪教勢力此番可真是對我們御獸閣狠下毒手!”
    ……
    眾人莫名心悸,冷汗淋淋。
    看到天穹上的血骨魔龍龐大無比,威勢擎天,端是兇猛,不禁讓人心生忐忑,不知四象圣陣能否抵擋得住這魔龍的兇勢?
    同時!
    蟄伏在遠處的血魔龍,心神驚怔:“這…這氣息怎會如此熟悉?難道是本尊遺失已久的龍骨?”
北京pk10冠军杀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