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全球高武 >第1204章破7隕萬更
    “七個打我一個,欺負人??!”
    方平被打的不斷后退,卻依舊笑的開懷。
    “我才證道絕巔沒幾天呢,七個圣人打我一個,合適嗎?”
    “口舌之利!”
    天植冷哼一聲,方平避開了他的一擊,罵罵咧咧道:“娘們似的,你和天命是不是暗中搞了無數年了?一直在一起,比人家夫妻都好,你倆一公一母,你是母的吧?”
    轟??!
    一聲爆鳴,天植一鞭抽的方平金身之上,出現一道血痕。
    方平罵道:“你和天命有這愛好,我可沒有,警告你,別用鞭子了,否則我要翻臉了!”
    “……”
    天命、天劍幾人都是皺眉不已,方平污言穢語不斷,有時候聽的真的很不爽!
    幾人愈發激烈起來!
    戰斗看似平靜,卻是極為兇險,尤其是方平!
    轟??!
    七圣陡然一起爆發精神力,瞬間壓的方平神情一滯,七人同時出手,噗嗤一聲,天命一刀劈中方平的胳膊,長刀卡在骨頭中,金色血液橫流。
    方平很快恢復,臉色微微發白,笑道:“有點能耐,那我要發大招了!”
    幾人有些警惕!
    方平陡然喝道:“掌兵使,對黎渚出手!”
    這一聲暴喝,響徹天地。
    虛空一滯。
    天劍幾人眼神劇變,不過很快都是臉色恢復,冷冷盯著方平,一個個差點氣死。
    ……
    “幼稚!”
    黎渚哼了一聲,有些無語,方平……有時候真讓人厭煩!
    八重天中,掌兵使也是眉心跳動,沒有吭聲。
    ……
    “掌印,入五重天殺圣!”
    “方平,不要再做這種無聊的舉動!”
    那邊,掌印使也是無語,幼稚不幼稚?
    “袁剛,快反水!”
    “……”
    袁剛一聲不吭,隨便你喊,接話算我輸。
    方平再次被七圣擊的血花四濺,怒喝道:“鴻坤,出手殺一位天王,送你神器!”
    “……”
    無人理會,坤王根本不接話,免得被方平拖入了泥潭。
    ……
    方平無奈,看向天命,“天命,反水??!”
    “……”
    天劍眾人都是冷著臉,瘋狂攻擊方平,方平雙拳難敵四手,不過金身強大,一時半會的還能撐住。
    “天植,天劍,反水!”
    “……”
    “那個……你們四個什么名字,反水怎么樣?”
    “……”
    方平悲憤道:“就沒人愿意反水的嗎?我給好處,不就是要圣人令和天王印嗎?我給!天魁,反水,我殺了他們,一枚天王印和六枚圣人令都是你的!”
    方平迅速道:“你們防著點天魁的人,我和他達成了一致,關鍵時刻反水殺你們!你們小心點,現在一個個的靠的這么近,一旦反水,你們必死無疑!”
    “……”
    這次有了點效果,天劍三人微微和四位圣人拉開了一點距離。
    方平的話不能信,但是不能不信!
    這事不是不可能。
    靠的太近了,一旦四人反水,他們三個必死無疑,畢竟還有個強大的方平。
    ……
    六重天中,黎渚臉色陰沉,低喝道:“都不要聽他胡言亂語!”
    方平耍弄人心有一套。
    就剛剛那話,哪怕是他,聽的都有些發寒,四位圣人一旦翻臉,三圣真有危險。
    能不防嗎?
    能不忌憚嗎?
    又不是一家人,這些圣人,誰不是活了無數年的老古董,豈會真的把小命寄托在他人身上。
    “哈哈哈!”
    方平大笑,七位圣人沒有之前的緊密合作了,給了他喘息的時間。
    此刻,方平再次笑道:“天植天命,這次的目標其實是你們,他們四個和我是一伙的,我們在唱雙簧,懂嗎?小心點,待會第一個干死你們倆!”
    “不要聽!”
    黎渚再次暴喝!
    不要再聽下去了,否則一旦被動搖,七圣彼此有了顧忌,防范彼此,方平可能要脫困。
    “真的,小心點吧!你倆有希望證道天王,為了謀劃你倆,我算計很久了!我故意說這些話,不是為了離間你們,而是為了打消你們的防范之心,這叫反套路,你們不聽,那才是真的上當了!”
    “……”
    天命怒吼道:“殺了他!”
    他忍不住了!
    方平越說,他越是害怕,還真怕四位圣人反水,對他下手。
    能不怕嗎?
    大家又不是一個陣營的,誰知道天魁怎么想的!
    “真的,我和天魁暗中接觸過的,他的九皇印還是我讓蒼貓送他的,他能和我翻臉嗎?”
    “……”
    “哎,人王,誅人先誅心,人王這張嘴,比圣人更強?!?br>    暗中,天魁也是無奈。
    他沒和方平接觸,真的!
    他真的沒和方平達成協議,因為他其實更怕方平,他的九皇印原本就在人族那,現在方平在收集這些,他其實更害怕方平對他下手。
    所以這次他是真的和黎渚他們合作,可現在被方平這么一弄,哪怕黎渚忍得住,參戰的幾位圣人卻必然會產生隔閡。
    不敢傾盡全力,不敢和他這一方的四位圣人太過貼近。
    如此一來,七圣居然都沒能拿下方平。
    黎渚也是慍怒,喝道:“殺了方平!全力以赴!方平一死,一切都是空的!”
    “黎渚,我遲早弄死你,你別急!”
    方平罵了一聲,怒道:“我真的要下狠手了!黎渚,有種你就親自來殺我,老張,讓他來殺我!”
    “你……”
    方平喝道:“來??!你來,我讓老張不攔你,你敢嗎?”
    這一刻,虛空中,黎渚臉色陰沉不定。
    張濤聳肩道:“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要不……你去試試?我不攔你?!?br>    黎渚哼了一聲!
    他才不相信張濤的話。
    現在也不用他出手,他等著就行,鴻宇回來了,有些事必然會改變的。
    鴻宇和掌兵使一旦同時出手,鎮天王面對的可能不是兩人,而是多位破八!
    “瑪德,膽子真??!”
    就在這時候,方平一聲遺憾的嘆息傳出,“算了,不算計你了,弄死幾個圣人算了!”
    就在此刻,方平口中一吐!
    下一刻,黎渚臉色大變,喝道:“該死!”
    八重天內,掌兵使也是臉色一變,那邊,掌印使喝道:“蒼貓,你敢參戰!”
    “喵嗚……沒參戰!”
    被方平吐出的正是蒼貓!
    蒼貓一臉無辜,“本貓不打架的,別冤枉貓!”
    說著話,不耽誤它干活!
    轟隆一聲巨響傳來!
    就在這一刻,方平一拳打出,將四圣中的一人,金身直接打爆!
    蒼貓無辜道:“本貓就拉了一下他的本源體,他被騙子打死的!”
    “殺了他們!”
    天植怒喝一聲,四圣當中一人都被方平打爆了金身,本源體現在都被蒼貓困住了,他哪還相信方平說的和天魁有協議!
    其他人這時候也徹底明悟,方平就是故意分化他們!
    蒼貓慘兮兮道;“別打貓,貓不打架!本貓就是拉他去貓世界玩一下,不殺人的……”
    剛說完,天地劇變!
    轟隆一聲巨響!
    一條巨大無比的大道直接崩裂了!
    眾人驚呆了。
    接著個個目眥欲裂,貓不殺人?
    何止他們驚呆了,這一刻,掌兵使陡然喝道:“蒼貓,你瘋了,你殺了他!”
    對方的本源被擊碎了!
    必然是蒼貓干的!
    蒼貓抱頭狂奔,動作極快,慘叫道:“不是本貓,本貓不殺人的,不能殺人的!不是貓,冤枉貓!”
    “該死的!”
    黎渚怒喝,天魁也是怒喝出聲。
    “你殺了他!”
    蒼貓一出,拉走了對方的本源體,方平擊破了他的金身,蒼貓直接干掉了他!
    該死!
    真的該死??!
    “天勇!”
    此刻,其他幾位圣人也是雙眼血紅,天勇居然就這么被殺了!
    蒼貓突然出手,真的太出人預料了。
    它拉走了圣人強者的本源,這代表蒼貓精神力比天勇強大的多。
    “殺了蒼貓!”
    四圣當中,天機圣人怒吼一聲,圣人令直奔蒼貓而去,蒼貓委屈吼道:“不是貓殺的,冤枉貓,貓不殺人……”
    眾人大怒,你當我們是瞎子嗎?
    此刻,方平則是喝道:“少廢話,快點拉他們本源,殺!”
    方平等待的時機到了!
    蒼貓之前被他藏在了自己的本源世界,他本源世界有本源土,放一只貓還是可以的。
    蒼貓一來,拉走了一人的本源體,方平打爆對方肉身,幾乎是眨眼間,將這位圣人打爆,大道崩裂!
    當然,大道不是他打斷的!
    至于是不是蒼貓,管他呢!
    ……
    “畜生!”
    黎渚一聲怒喝,一掌拍向張濤,張濤手中出現一面鑼鼓,笑道:“氣急敗壞了?我也沒料到,這貓真夠奸滑的,說著不殺人,還是殺人了!”
    “對了,鎮天王不是說蒼貓從上古到現在,其實都沒殺過人嗎?就算殺了,也是個別人被誤殺……今天是不是吃錯藥了?”
    他其實真有些意外,鎮天王其實說過的,蒼貓不殺人的。
    這一點,不止鎮天王這么想,其他上古強者其實都知道。
    蒼貓不殺人!
    除非真的激怒它了,它一般情況下,也不會殺人,大不了戲耍一番,或者天狗這些家伙動手。
    可現在呢?
    打破了常理!
    此刻,八重天中的掌兵使和鎮天王都有些意外,掌印使和林紫也是意外至極,林紫更是喝道:“蒼貓,別亂來!”
    非但呵斥蒼貓,林紫更是怒道:“方平,誰讓你讓蒼貓殺人的!”
    “……”
    她也怒了!
    有些事,其實她知道一些。
    蒼貓不能殺人的,一旦故意殺人,也許要出大事。
    方平胡鬧!
    為了殺一位圣人,居然忽悠蒼貓出手!
    “嘿嘿,殺就殺了,又能怎樣?”
    此刻的方平,氣機勃發,暴喝道:“大貓,聽我的,我讓拉誰就拉誰!”
    轟??!
    方平一腳將天植踢飛,喝道:“大貓,來我身后,今天屠了這六圣!”
    “天魁!”
    此刻,黎渚暴喝道:“出手!你想看著他們死嗎?”
    蒼貓精神力強大,本源強大,肉身強大,被圣人打了一掌,居然只是掉了一些貓毛,蒼貓也許比方平還難纏。
    現在七圣被殺了一位,太出乎大家預料了,完全沒人想到蒼貓會下死手,如此一來,六圣真的危險了!
    “喵嗚……”
    蒼貓委屈,急忙朝方平身后跑,委屈道:“貓沒殺人,別殺貓!”
    真委屈??!
    又不是本貓殺的。
    干嘛??!
    “混賬!”
    到了這時候,蒼貓還裝無辜,其他人都被徹底激怒了。
    天魁麾下三位圣人,此刻都是怒不可遏,天機圣人怒吼道:“大人,殺了這貓為天勇報仇!”
    “報你大爺!”
    方平一拳轟出,蒼貓一邊喊著委屈,一邊拉著對方進入本源,尋常圣人幾乎無法反抗,幾乎是一眨眼,天機被拉入了它的貓世界,眼神有些呆滯。
    二王迅速出手,暴吼一聲,幾位圣人出手強行擊退了方平!
    盡管如此,幾人也是受傷不輕,方平同樣喋血,卻是大笑。
    就在這時候,天機本源氣溢散,眼神呆滯,金身崩潰。
    “不!”
    幾位圣人再次怒吼一聲,紛紛血紅著眼看向蒼貓,恨不得吃了它!
    蒼貓無辜:“不是貓干的……”
    天機本源崩潰了!
    雖然還沒死,可人都呆滯了,這么下去,大戰之下,必死無疑。
    這一刻,有人真的坐不住了。
    蒼穹被撕裂,天魁身影浮現,怒聲道:“蒼貓,你……可恨??!”
    他也被驚到了!
    蒼貓居然殺了他麾下兩位大將,天機還有救,天勇卻是真的死了。
    這才一眨眼功夫,四位大將,一死一重傷!
    都是這貓造成的!
    天魁真的怒了,此刻是真身出現,一掌拍向蒼貓,他要殺了這貓,哪怕這貓和本源有關!
    蒼貓委屈的不行,“又殺貓,不是本貓!都說了不是本貓,還要殺貓,你們這些壞人!”
    它怒了,人立而起,插著腰罵人。
    可殊不知,如此一來,其他人更憤怒!
    明明是這貓殺了一位圣人,重傷一位,還要抵賴,眾目睽睽之下,能抵賴的了嗎?
    天魁也是憤怒至極,一掌迅速破空而來,方平一腳踢去,倒飛而出,口吐鮮血,卻也將巨掌擊碎。
    “大貓,別管他,繼續拉人!”
    方平暴喝!
    “殺!”
    剩下的五位圣人,將天機潰散的金身丟了出去,避免波及他,震死了他,此刻紛紛爆發全力殺向方平!
    天魁沒理會方平,此刻就盯著蒼貓,怒火滔天!
    蒼貓專殺他的人!
    可恨!
    天劍幾人都沒事,偏偏是他屬下出了事,這讓他如何能忍!
    蒼貓迅速遁逃,委屈道:“不是貓,別追了……”
    “你該死!”
    天魁眼神發紅,“當年你就該死!你活著才是三界的禍害,為了你,死了多少人!初武和本源之戰,你也是引子,你就該早早死去!”
    蒼貓委屈的不行,“本貓又沒招惹你……”
    “去死!”
    天魁憤怒,沒招惹我?
    你還要如何招惹?
    四圣是他的本錢,四圣合一才能敵天王,現在被殺了一位,重傷一位,接下來他這邊戰力會大損的!
    天魁跑去殺貓了!
    而方平,這時候卻是沒管蒼貓,冷笑道:“就五個了?”
    “去死!”
    方平這時候,忽然分身兩人!
    在眾人有些驚駭的眼神中,兩個方平,一黑一白,手持天王印和圣人令,居然將五人包圍了!
    “讓你們嘗嘗我的新大招!”
    方平哈哈大笑,黑色的方平,陡然爆發出一股強大無比的精神之力,白色的方平爆發出一股強大的氣血之力。
    “撞!”
    轟??!
    一聲巨響傳來,兩個方平都在潰散,黑色的力量和白色的力量卻是碰撞到了一起,轟隆一聲,一聲驚天巨鳴傳出!
    噗嗤!
    一位位圣人,都在吐血。
    五位圣人,呆滯無比,這是什么力量?
    方平自己精神力和氣血之力碰撞,為何可以爆發出這么強大的力量?
    就在此刻,上空,掌兵使陡然喝道:“小心!”
    那邊,掌印使也是怒喝道:“快,殺了他!他居然接觸到了原力,該死,快殺了他!”
    此刻,正在追殺蒼貓的天魁都愣了一下。
    回頭看向方平!
    黑白之力碰撞,撞擊出了一股截然不同的力量。
    方平也不好受,他還沒掌握原力。
    不過他現在會一招,那就是分身,然后碰撞!
    自己撞自己!
    如此一來,可以爆發出一股強大的毀滅之力!
    轟隆??!
    虛空破碎,六瓣蓮花呈現,眨眼間,甚至有朝七瓣變化的趨勢。
    黎渚也被這一幕看的驚呆了,喝道:“天魁,殺方平,別管蒼貓了!”
    方平比蒼貓還要危險!
    這瘋子,他在做什么?
    天魁咬牙,轉身朝方平殺去,他不能看著方平滅殺了五圣。
    這時候,黎渚再次喝道:“天植,天命,強行突破,不死便是天王,快!難道非要等他磨滅你們?”
    被黑白力量撞的金身都在爆炸的兩位圣人,此刻也是雙眼血紅。
    兩人對視一眼,接著轟隆一聲爆鳴,天空之上,兩條大道呈現。
    此刻,兩條大道互相纏繞,兩道虛影瘋狂朝前開辟,轟擊!
    他們要證道天王境!
    方平和蒼貓之前的一連串變故,讓他們感受到了生命的威脅,有死亡的危機!
    天勇就那么輕松死了,天機也被重傷,如何不心寒!
    天魁也迅速朝這邊趕來,后方,蒼貓不再遁逃,忽然追了過來,喊道:“不許走,騙子說,得攔住你,不許走!”
    蒼貓急忙飛來,大喊道:“快點停下來,不然戳死你了!”
    “……”
    “混賬東西!”
    天魁反身一擊,蒼貓陡然張大嘴巴,聲音憤怒道:“本貓生氣了,你冤枉貓,還罵貓,還要欺負貓,打死你!”
    “大吃八方神功!”
    蒼貓一聲大吼,張大了嘴巴,此刻,蒼貓身影也變的巨大無比,如同高山。
    這才是真正的蒼貓!
    巨大無比!
    此刻,嘴巴張大,吸力也是巨大無比,一口朝天魁咬去!
    天狗的神功,它當然也會。
    天魁冷哼一聲,蒼貓再強,那也絕對不如他。
    這貓找死!
    “那老夫送你一程!”
    這一刻,天魁手中出現一枚金色印章,九皇??!
    九皇印上爆發出強大的光芒,天魁直接不避開蒼貓的嘴巴,你要吃我,那不是找死嗎?
    本座直接將你打的腸穿肚爛!
    ……
    六重天。
    黎渚因為頻頻下達指令,有些分神,被鑄神使分身一棍子打中了腦袋,頭破血流。
    鑄神使罵罵咧咧道:“膽子不小,破七了不起?嘗嘗我神棍一擊!”
    他和張濤聯手,戰力也不弱。
    黎渚分神,他抓住機會就是一棍子!
    張濤比他還陰險,黎渚瞬間避開,張濤一把抓爆了虛空,而剛剛那處地方,是黎渚立足的地方,也是他下體所在。
    黎渚臉色鐵青!
    都到了天王境界,張濤還這么無恥,他都震撼。
    此刻,黎渚沒心思理他,朝六重天外感應過去,剛好看到蒼貓張大了嘴巴,微微蹙眉。
    接著……臉色一變!
    “小心!”
    ……
    “小心!”
    一聲暴喝,讓天地都在顫動,六重天直接裂開,呈現出了張濤幾人。
    就在此刻,天魁也是感受到了巨大無比的危機!
    就在這一刻,蒼貓的嘴巴中,伸出了一雙手!
    一雙潔白無比的手!
    如玉的手!
    “蒼貓,從今往后,你救命之恩,一筆勾銷!九皇印歸本座,今日之后,你膽敢入苦海,本座必殺你,報當年你垂釣苦海之仇!”
    蒼貓嘴巴還在張大狀態,這一句話是精神力波動,瞬間的事。
    此刻,蒼貓巨大無比的眼睛,露出一抹委屈,“騙子,苦海不能去了,大魚不能釣了,本貓好可憐!”
    是的,不能去苦海了!
    這次,騙子讓它花了最后的人情!
    救命之恩!
    去鎮海府,吞了鎮海使,藏入貓世界,殺一位天王,還了當年獸皇宮救命之恩。
    破八的鎮海使!
    打破了生命之門的鎮海使!
    玉骨的鎮海使!
    這一刻,從貓世界中伸出了雙手,也就蒼貓相信它不會干壞事,否則,破八的鎮海使,隨意一擊,足以打破它的貓世界。
    沒人敢把強者藏入本源世界,哪怕有本源土,那也不敢!
    方平都不敢干這事!
    可蒼貓干了!
    所以,被拉入了貓世界中被殺的圣人,真的不是蒼貓殺的,一位破八藏在那,殺圣人……太輕松了!
    這一刻,玉手速度很慢,慢的好像大家都能看見。
    可也很快,快的天魁都沒任何時間退避。
    下一刻,天魁被抓住了!
    被玉手抓住了!
    這一刻,天魁目眥欲裂,驚駭無比,他被一位破八的強者,抓住了金身!
    他真的沒想到,鎮海使會藏在蒼貓的體內!
    這……不可能!
    “天魁,本來蒼貓說的是黎渚或者掌印……本座也沒料到是你,不過九皇印既然出現了,你就別走了!”
    “不……”
    轟??!
    玉骨!
    天魁的金身,這一刻直接被玉手捏爆!
    他沒料到的,他被破八暗算了!
    “鎮海!”
    “鎮海!”
    “鯤鵬!”
    “……”
    這一刻,無數人怒吼!
    天魁完了!
    他被肉身證道破八的鎮海使近身抓住了,金身被打爆,危險了!
    何止是危險!
    這時候,天魁精神力迅速爆發,他要逃離此地!
    可就在這時候,蒼貓嘀咕一句,“本貓說了是冤枉的,不殺人的,非要欺負貓……鎮壓你,不殺你!”
    轟??!
    一股強大無比的精神力爆發,天魁的精神體如同真身,也具備極強的戰力,可這時候,微微一滯。
    就這一滯,玉手直接抓出,抓住了他!
    下一刻,鎮海使從蒼貓嘴中走出,嘆道:“何必找死呢!”
    招惹了蒼貓,加上他還是破八,提前打破了他的金身,此刻又被破八的自己盯上了,抓住了,這都不死,那天魁真的命大了,也該破八了!
    “送你上路吧!”
    這一刻,鎮海使陡然恢復了真身,一頭巨大無比的金色大鵬鳥,大鵬鳥張嘴,一口啄向天魁的精神體!
    砰!
    精神體炸裂!
    下一刻,一座世界降臨。
    鎮海使的世界,本源世界,一條寬闊無比的道路呈現,一道門戶若隱若現,已經殘破。
    殘破的門戶前方,在遙遠的地方,好像還有一道門戶。
    鎮海使淡淡道:“去幫本座探探路吧!”
    下一刻,同樣一條寬闊極長的道路呈現,鎮海使直接拉扯著這條大道,瞬間沖入自己的大道中。
    那是天魁的道!
    大道劇烈掙扎,天魁怒吼,咆哮!
    “不,鯤鵬,你不能如此對我!”
    “不,鯤鵬……”
    “鯤鵬,繞了我!”
    “黎渚,掌兵,救我!”
    “三萬年,三萬年啊,別殺我!”
    “……”
    凄厲的嘶吼聲,此刻甚至在本源世界傳蕩。
    遠方,有人暴喝道:“鯤鵬,別殺他!”
    鴻宇!
    鴻宇在撕裂虛空而來!
    天魁是破七的強者,絕頂強者,此刻要是死了,損失太大,鴻宇暴喝道:“和初武之戰還沒開啟,不要殺他,鯤鵬,你瘋了!”
    “他一死,三十六天罡大陣就沒法布了!”
    “鯤鵬!”
    掌兵使也在怒喝,掌印使、黎渚都在怒喝。
    鎮海使面色清冷,好不容易抓了個破七,自己想窺探第二道門戶,還能奪取九皇印,還能還了蒼貓當年的救命之恩……
    一舉三得,什么不能殺!
    轟??!
    大道深處,一聲驚天巨鳴響起。
    天地瞬間成了紅色。
    轟隆??!
    血雨不再是雨水,而是洪水,直接倒流而下。
    “不……鯤鵬……黎渚,你害我……”
    “老夫不甘心??!”
    “……”
    一聲凄厲到了極致的吼聲,響徹了四方,本源宇宙中,一顆巨大無比的星辰,瞬間爆開!
    ……
    “死了看熱鬧了的吧!”
    這一刻,西皇宮,有人嘀咕一聲,天極怕怕,父皇快回來。
    天魁這傻鳥,非要摻和,就知道有人要倒霉!
    果然!
    破七都得死!
    自己還是繼續藏著好了,太他么危險了,這三界都是瘋子,誰能想到鎮海使會出手,會藏在蒼貓的貓世界中!
    傻眼了吧?
    后悔都沒機會了!
    “都說了,死的都是看熱鬧的!”
    天極嘆氣,破七??!
    就這么死了,這天,真的變了。
北京pk10冠军杀码